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谢元珣坐在龙椅上,单手撑着下巴,翻看着他带来摆放在御桌上的菜谱,底下站着的朝臣们都在谈论政事。

        随着沈菱的肚子慢慢的变大,她不再像之前那样孕吐得厉害,吃什么都不行,不过即便现在沈菱不吐了,谢元珣也还是每天都会给她做吃的。

        他做出来的菜式也由一开始最简单的汤面变成或炒或蒸或煮或煸等程序复杂的菜肴。

        沈菱坐在殿后,耳朵里能够听到前面诸臣的议论声,她拿起榻上小桌堆着的折子,这些折子都是朝臣按照正常流程上奏的,比起密折,这些折子上面的内容要光伟正很多。

        当然,这上面的废话也更多。

        沈菱反正无事,她就翻开看了起来,看了几本,她就觉得她可以把这些折子当做是短小版的话本看,这里面几乎都是请安折子,内容大部分都是说什么臣在某个地方看到了什么好东西,好景色啊,然后看到它们就想起了陛下,陛下的谆谆教导永远指引着臣前进......balabala,话语很肉麻的。

        沈菱纳闷了,这么肉麻的话,谢元珣怎么受得了?

        大概是看到沈菱脸上的疑惑表情太明显,站在一旁的宫人细声细气的给她解释,“娘娘,这类请安问好的折子,陛下是不看的,它们会被御前公公们挑出来放到一边。”

        沈菱,“行吧。”

        忽然,前面朝臣的声音调高了几档,听着似乎是在争吵,沈菱挑眉,她竖起耳朵仔细的听。

        辅国公出列说道,“陛下,东海有依附我朝的外蕃属国夷琉国的君王崩逝,夷琉国的君王没有留下下一任君王的人选,导致他们国内陷入内乱,皇子们一个个的争权夺利,其中一个皇子为了转移矛盾,派遣了夷琉国的军队伪装成海贼流寇在我朝沿海抢劫,百姓们损失严重,陛下,小小一个蕃国都敢来冒犯东海边境,还请陛下下令派军征战,将其讨伐干净。”

        曲尚书站出来看向辅国公,“派军出征,你说得容易,出征需要的钱粮军费怎么办,你不能光说打,我们都知道要打,可你知道派遣军队出征要花多少钱吗,一个将军手下就是几万张嘴,而且边防、农事等方面都需要国库的银两维持。”

        总之只要谢元珣不发话,曲尚书是不会掏出银子,谁想从他手里要银子,他都会翻脸。

        曲尚书把户部护得很紧,银子就是他的命根子。

        辅国公,“那照你这么说,有银子我们才能打夷琉国,没有银子就不能打,可你曲尚书自从当上户部尚书后,你嘴里什么时候说过有银子?你不能光把银子当成命根子看着啊,该拿出来的你还是得拿出来。”

        曲尚书,“你一张嘴就是要银子,我倒是想给,可是大梁朝上上下下,到处都是在要银子,想从户部拨款,总得按照事情的轻重缓急来考虑。”

        “哦,那难道夷琉国冒犯我朝东海边境在你曲尚书的眼中还达不到轻重缓急的程度?”

        “我可没有这样说,夷琉国是该打,要是不打,还以为我们怕了他们。”

        “那你就掏银子,派军打仗后备资源是关键。”

        “没有银子!”

        “......”

        辅国公和曲尚书在是否要打夷琉国的事情上的意见很一致,那就是打,狠狠的打,可是一提起军费,曲尚书就永远都是‘没有银子’。

        不谈从户部取银子,曲尚书和辅国公就是好臣子好哥们好同志,一谈银子,什么好哥们好同志,那都是狗屎。

        其余臣子们也加入到这场讨论中来了,大部分的臣子们都是赞成派军攻打夷琉国,少部分......咳咳,这部分人全部都是户部官员,他们也都同意打,可是一要军费,那就不好意思了,他们没有。

        户部这边的官员们找的理由也很充分。

        “我朝的将士们在海上作战经验少,攻打夷琉国的战机没有成熟,我不同意此时出战。”

        “对对对,没错,战机不成熟,大梁朝的兵种几乎都是在地面上作战,骑兵步兵都有,但就是海军筹备不足,而且夷琉国和大梁朝之间还隔着一道漫长的海湾,要是打起仗来,场地主要是在海面而不是陆地。”

        “上次统领东海海军的杨将军就从户部要走二十万两银子,现在你们又开始要,你们不能总盯着我们户部一个部薅羊毛啊,要打仗怎么也都要其余五部配合,毕竟我们是工、刑、吏、礼、户、兵六部,六部就该同进退。”

        辅国公,“行啊,六部就六部,只要你们把军费给我,你们说什么都行。”

        说实话,比起和曲尚书这个抠门精讨价论价,辅国公宁愿带着他的兵在战场上杀人。

        “等等,这关我们礼部什么事?”

        “我们刑部好像也跟这没有关系吧......”

        “我们吏部也是啊。”

        “我说曲尚书,你就不能管管你下面这些官员,你看你们为了护着那点银子,都把我们这些无辜的人给扯下水,你这是不是做得有些不公道?”

        这些官员原本都在旁边揣着小手手看曲尚书和辅国公之间的较量,哪想到曲尚书这么不要脸,为了一点军费,硬是把他们这些看戏的也给拉进去。

        曲尚书这是不讲武德啊!

        曲尚书老神在在的说,“怎么跟你们没有关系,我们六部虽然都有不同的职责,可我相信我们在关乎国家危亡的事情上,我们六部人都是一条心的。”

        刑部、吏部、礼部、工部、兵部这五部尚书和所属官员们,“......”

        无耻,曲尚书太无耻了。

        为了让他们这五部陪着户部一起掏银子,他真是什么光伟正的话都能说得出来。

        这下轮到辅国公这一派的武将们揣着小手手站在旁边看戏。

        反正对他们来说,不管最后是户部掏银子,还是六部一起掏,他们都不亏。

        他们等结果就行了。

        曲尚书看向同僚,“你们不服?行吧,那我就来给你们分析分析。”

        他第一个对准兵部,“你们兵部的职责没有忘吧,若是这次真的派军攻打夷琉国,你们兵部就是和辅国公等武将关系最紧密的,你们明司执掌着大梁朝的军卫、武官选授,到时候武将们出征,你们兵部管辖的官员们是不是有一些会跟着一起去战场?”

        “所以你们说你们该不该跟我们户部一起筹集军费?”

        兵部众人,“......”

        无耻!

        曲尚书第二个对准工部,“打战需要的兵器机械,攻城设备,还有将士们穿的盔甲用的刀剑是不是你们打造的?你们既然都做了这么多,那再多负责一点军费,不难吧。”

        工部众人,“......”

        无耻!

        曲尚书第三个对准刑部,“刑部主管刑罚审核,夷琉国攻打下来后,是不是需要你们审判那些惊扰东海边境的夷琉人?”

        “你们难道不需要给军费?要是不出银子让辅国公他们把夷琉国打下来,你们怎么去审判那些罪人?”

        刑部众人,“......”

        无耻!

        曲尚书默默看向吏部,“吏部是管理推荐和任免朝廷官员的地方,夷琉国亡国后,作为胜利者的我们是不是要派遣官员去管理,这事是不是得你们吏部去负责?这难道还不值得你们掏银子吗?”

        吏部众人,“......”

        无耻!

        最后一个礼部。

        曲尚书说道,“你们礼部用处很重要啊,不光要对外宣扬我朝礼仪,还得执掌各种典礼事务,夷琉国归到我们大梁朝的国土后,你们是不是得办一些典礼庆祝来宣扬国威,但这些都是得把夷琉国打下来,你们才能做,所以你们不该掏银子?”

        礼部众人,“......”

        无耻!

        曲尚书是以他一己之力把其余五部都给diss了一遍,偏偏另外五部的官员们都还挑不出刺。

        沈菱,“噗。”

        她心想,曲尚书这是舌战群臣啊,口才确实是了得,要是把曲尚书放到辩论队或者外交团队里,他还不得干翻一片的人。

        沈菱本以为谢元珣该最后出来下决定了,没想到这时有一个官员站出来说道,“陛下,夷琉国是外蕃属国,我朝对他们而言是上国,就算他们冒犯了我们,我们也该以仁义说服他们认错。”

        在场的诸多臣子们闻言,纷纷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谢元珣看了这人一眼。

        后面的沈菱,“......”

        ——哇哦!这人对着谢元珣说仁义治国?

        ——他是在嘲笑谢元珣不仁义吗?

        ——啧啧,胆子如此牛批,佩服佩服!

        沈菱不用思考都知道说出这个话的官员下场不会多好。

        果然后面谢元珣的话也印证了她的想法是对的。

        谢元珣语气平缓的说,“你的建议不错,还有其他人跟他一样的想法吗?”目光扫过众人。

        辅国公曲尚书等人都把脑袋低得死死的,仿佛地上有什么特别吸引他们目光的东西。

        杨左相万万没有想到,他这一派的官员竟然会冒出来这么一个蠢货。

        他冷漠的看着那个说要仁义退敌的官员,这人没救了,他没有想站出来为他求情救他,而是跟随着大流低下头。

        谢元珣问过后,还真的又站出来两个官员。

        杨左相悄悄的用眼角余光打量这两个官员的面孔,看清他们脸的一瞬间,杨左相的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呼——

        太好了,不止是他这派的人在犯蠢,曲尚书和辅国公的人也都在犯蠢。

        谢元珣冷声道,“既然如此,那么这事就交给你们三位官员去办吧,你们务必要到沿海去用你们嘴里的仁义道德喝退那些冒犯我大梁朝的外蕃人,要是不行的话,你们就自己投海吧。”

        “把他们拖下去。”

        几个官员震惊惶恐的抬起头,“陛下......”

        侍卫们进来把人利落的拖走。

        谢元珣站起来说道,“灭了夷琉国,将其纳入大梁朝的版图,户部、工部、兵部等各部全力配合,此战由辅国公你负责,我不管过程,只要结果。”

        “是,陛下!”

        谢元珣退朝离开,没有忘记把那本菜谱揣在手里也一起带走。

        他来到后殿,就对上沈菱一双亮晶晶看着他的眼睛,眸色漂亮盈盈有光。

        谢元珣深深的凝视着她,抬手碰了碰沈菱红润的脸颊,“想要我了?”

        沈菱,“......”

        ——你特么!

        ——你哪只眼睛看出我想和你滚床单了,我告诉你,你刚才把我给迷到的那瞬间狂拽酷炫的风采,我现在一点都稀罕了!

        ——我!不!稀!罕!了!!!

        谢元珣抱着沈菱摇了摇,“不过我想要你了。”

        “谁让你刚才在勾.引我。”

        沈菱,“......哈?!”

        她的嘴唇都在打哆嗦。

        ——他妈的,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

        ——全程都是你在逼逼叨叨,玛德我可太无辜了。

        谢元珣鼻尖温柔的蹭着沈菱的上眼皮,他问,“好不好啊?”

        沈菱,“......”

        她不客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哼,男人。

        ——嘴上在谦虚的问我的意见,可你的手却已经不请自来的摸到我衣服里面去了。

        沈菱不回答,谢元珣还在假模假样的问,“好不好啊。”

        沈菱身体软在他的怀里,她以为很大力,其实力气很小的捶他胸口,大叫道,“你太无耻了!”

        ——你手的动作和你嘴说的话完全就是两个世界好吗!

        被狠狠骂无耻的谢元珣笑了出来,胸膛随着笑意在震动起伏,他把沈菱打横抱带回到寝殿,两人一起滚到床上。

        沈菱闭着眼睛等他动手,结果等了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

        沈菱,“???”什么情况?

        她睁开眼往谢元珣看去。

        只见谢元珣身体半靠在枕头上,盈盈笑意挂在眼尾嘴角,见到她看过来,他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可不可以呢。”

        沈菱,“......谢元珣!你去死吧!”

        谢元珣在床上笑得花枝乱颤,“哈哈哈哈。”

        ......

        最后结果两人还是爽了两把。

        事后沈菱身上披了件薄衣泡在浴池里的温水中,这水是从温泉池里引来的,每天都会更换,她没有和谢元珣挨着一起,而是离他远远的,他在东边,她就游到西边泡着了。

        沈菱抵着头往下瞄,除了看到她鼓鼓的孕肚,她发现她的胸在孕期里发育得更丰满了。

        ——我这是不是有点像奶牛的neinei?

        谢元珣,“噗!”她要不要这么逗他笑。

        沈菱听到笑声看他,“你笑什么!”

        ——玛德你这样真的会让我觉得你听到我的心声了。

        谢元珣转移话题,他往沈菱在的地方走去,“我只是突然想起刚才在床上,你非要自己动,结果差点摔倒的画面,还好我及时把你扶住了,要不然你就得摔下床。”

        沈菱,“......!!!”

        她面无表情的用双手捧起一大捧浴池里的水往谢元珣身上泼去。

        她明媚又忧愁的说,“我变了,我变得不再是以前那个玉女了。”

        谢元珣凑到她耳边,“欲.女?”

        沈菱,“......”

        她抱着谢元珣的脑袋往水里面沉。

        ——我他妈的淹死你!

        ——你就趁着我还怀孕的这段日子里好好享受吧,当我把肚子里的崽子生了,你幸福的日子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