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沈菱反应很快,她把右手放在谢元珣伸出去的手上,两手交握着收回来,然后淡定的伸出左手。

        “院正,你可以再来把脉了。”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她做得是极其自然顺畅。

        院正也像是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老神在在的给沈菱把脉。

        沈菱觉得她这一波给谢元珣的公关危机做得很到位,她第一时间就给他解了围。

        奈何谢元珣不配合她,“你怎么现在才把手伸出来,还有,院正没有说让你换另外一只手,你怎么就擅自换了?”

        沈菱:“......”

        ——我特么!

        ——你问我,我还要问问你为什么要抢了我的工作。

        ——我都和院正心领神会的把你刚才做的蠢事给忽略了,你为什么就要提醒我们不要忘记,你就一点不怕尴尬吗!

        不过想着谢元珣会做蠢事也是被她怀孕的消息引起的,沈菱觉得很大程度上她是有责任的,所以她一把捂住谢元珣的嘴,“你别说话,我现在需要安静。”

        谢元珣抬手,想把她的手抓下来。

        沈菱瞪他,“你再动我就肚子疼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熊孩子啊,我不让你出糗,想给你挽尊,你就是不听,就是要跟我作对是吧,行,那我就不给你开口的机会。

        ——哼,我就不信你还能顶着我肚子疼的威胁再乱开口说话。

        谢元珣还是把她的手拉下来,只不过他顺从沈菱的意愿没有说话,沈菱这才满意的笑了。

        院正再次把脉得到的结果和之前是一样的。

        真的确定自己肚子揣了一个娃娃,沈菱不由得说,“还好,十月怀胎,日子算下来,我生孩子的时候就不会是在最热的夏天,应该是在晚秋的季节。”

        ——那时候坐月子什么的,就不会像夏天那样闷死个人。

        ——等等,我是不是想得太长远了,都想到坐月子去了。

        谢元珣说,“他什么时候出来,可以让他长快一点吗?”

        沈菱,“......”

        ——你妈的!

        ——你当怀孕生子是可以手动遥控的吗!你到底是从哪里接受到孩子能在娘胎里给他施肥让他快速成长的知识的?你说出来,看我不打死那个给你灌输错误知识的王八蛋我就不姓沈!

        谢元珣眼神难得的有些飘忽,啊,原来小孩子没有生出来前,是不可以长快的啊,他还以为可以,毕竟他记得他小的时候,曾听到先帝说他长得很快,还是一眨眼的功夫就长大的话。

        谢元珣啧了一声,“都是先帝的错。”

        沈菱:“???”

        ——怎么又提到先帝了?跟他有什么关系?

        沈菱心塞塞的说,“陛下,女人怀孕到生子是要花十个月的时间,时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小孩子是要从一个很小很小的存在慢慢的发育,它发育的这段时间也是在让我适应他的过程,总之这事得慢慢来,不能着急,要不然也不会有怀胎十月这样的词出现。”

        沈菱大概给他解释了几句,她又觉得自己说得不够仔细,而且她自己也是新手妈妈,脑子里有的知识差不多也都秃噜个干净了,于是她就开口让院正给他们这对新手爸妈补充孕妇新生儿等这些知识。

        院正不愧是能够当御医院首的人,他说出来的新知识朗朗上口,听得人通俗易懂,沈菱不止一次的感叹他这随便露一手,就把她和谢元珣这两个‘文盲’给征服了。

        院正最后快说完时,他就以一句“孕期三个月前不能行房事,最好分房睡”的话作为结束语。

        沈菱听了脸有些红,她倒不是觉得羞耻,而是单纯的在害羞,就跟早恋的情侣背着大人亲小嘴嘴的时候,被大人给看到的那种害羞。

        沈菱嗯嗯啊啊的点头,然后她就听到身边谢元珣说,“不行。”

        沈菱傻愣愣的问他,“啊,你刚说了什么?”

        ——我是不是听到他在说不行?

        谢元珣,“我说不行。”

        沈菱,“......!”

        ——玛德我果然没有听错!

        她顿时心里那叫一个气哦,“你不行什么不行,院正说不能行房事你为什么要有意见,怎么,你是看我成了黄脸婆,不想看到我,所以你就想让我一尸两命,啊,我怎么就摊上你这么一个心狠的玩意!”

        ——我的命好苦啊!

        ——别人谈恋爱想分手,顶多是损失点财产和颜面,我这损失的却是我的小命啊!

        ——呜呜呜,我肚子里可怜的娃啊,你要记得,你和我的死都跟你爹这狗东西脱不了关系!

        谢元珣,“......”他扶额,她都是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什么时候要和她分开,而且什么时候他又想要她一尸两命了?

        谢元珣开口道,“我说的不行只是针对‘我们要分房睡’这一条。”

        沈菱脸一僵,呆呆的说,“是、是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误会他了!

        ——我现在是不是该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还是说我该演一出‘我早就猜到了你猜到我已经猜到’的戏码,不这样做的话,我刚刚那番话就不好收场了。

        沈菱想认错,谢元珣率先问她,“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一个对你狠心的人?”

        沈菱干笑,“没、没有。”

        谢元珣打量着她,不紧不慢的说,“我对你喜新厌旧?还想让你一尸两命?”

        沈菱,“......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了吧。”

        ——呜呜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

        ——你要是再说下去,我脸上的温度就能够烫得和天上的那个太阳的温度有一拼了。

        谢元珣,“来,你来给我说说,我对你怎么心狠了。”

        沈菱,“陛下,我真的错了。”

        ——我想挖个坑把我自己给埋了。

        谢元珣抱着她,任由沈菱像一只鹌鹑似的窝在他的肩膀里,他一手搂着她的腰,手掌静静的放在她肚子上,另一只手抚着她的脑袋。

        “看来孤要对孤的皇后更好一点了,要不然孤的皇后会觉得她不安心,认为她的陛下是个薄情寡义的男人。”

        沈菱,“呼噜噜噜噜......”

        她已经睡过去了,她什么都没听见!

        还别说,靠在谢元珣的怀里,沈菱的睡意是真的冒出来了,今天发生的事一连串的赶着来,先是宫变,再是她有孕,神经紧绷的时候还好,一放松她就忍不住想睡觉。

        谢元珣听到沈菱的呼吸声变了,他抚摸她脑袋的手的动作顿时就放轻了。

        ......

        沈菱有孕的事还没有那么快就传出去,但是薛云时宫变谋反的事却是随着宫宴结束,立刻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所有城门都被官兵严格把守着,没有得到旨意任何人都不得擅自离开,城门只能进不能出。

        辅国公亲自带着人去那些跟薛云时有关的府邸抓人,生活在京城里的百姓都很有危机意识,听着兵甲走路发出的碰撞声,他们一个个都关着门待在家里,丝毫不敢开门去看外面发生的事。

        那些被自家老爷连累得抄家下狱的妇孺孩童们都悲痛的哭了起来,别管这些女人平时性格怎么样,是善良还是恶毒,此时此刻她们都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哭,为她们接下来可能会被杀头、会被贬入贱籍、会从官家小姐变成奴仆丫鬟的命运而哭泣。

        沈府里,沈曦听着隔壁传来的官兵抄家的声音和女眷们的痛哭悲戚声,她不自觉的把手中拿着的丝质手帕给扯破了。

        “小姐......”丫鬟害怕的叫道。

        沈曦按下心里莫名冒出来的慌张,她故作冷静的说,“你去让管家到外面打听一下,隔壁官员一家是犯了什么事......”

        这时,有一个神情惶恐不安的奴仆过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小姐,有官兵往我们府里来了!”

        沈曦震惊,“什么?!”

        “小姐,我们该怎么办啊!”

        “老爷夫人还有少爷他们也不在家,府里只有你在,要是不想点办法,难道就让那些官兵们进来吗。”

        “他们那样来势汹汹,要是真把他们放进来,冲撞了小姐和府中的一些女眷,这可怎么是好。”

        沈曦抿了抿唇,她对来向她汇报的奴仆说道,“你带着府中的下人们到门口守着,问清楚那些官兵是想做什么,其他的府邸他们可以乱闯,但是我们沈府作为宝妃娘娘的母家,他们真的敢冒着得罪宝妃娘娘的威胁闯进来吗!”

        这个时候沈曦只有搬出沈菱的名头来震慑外人了,不这样做的话,她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

        即便沈曦的心里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喜沈菱,但非常时期就要行非常之事,她忍一忍就过去了。

        沈曦的这个决定要是放在平时,可以说是很优秀,只不过在今天,她的话却都是变成了废话。

        府中的下人连一刻钟的功夫都没有挡下就被那些官兵们冲了进来。

        沈曦远远的看着他们的身影,喉咙发紧,“你们这是做什么,你们不知道这是宝妃娘娘的家吗!”

        领头的将士冷声问道,“你就是沈康正的女儿沈曦?”

        沈曦努力不让自己的气势被压下去,她梗着脖子说道,“我是。”

        一时之间,沈曦都没有注意到来人是直呼的沈康正名字,而不是尊称一声沈尚书。

        将士,“你是就好,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

        沈曦惊怒不定,“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敢来抓我,放开,你们这些泥腿子给我放开,我是你们能够碰的人吗!”

        “我父亲是吏部尚书,府中还出了一个宝妃娘娘,你们冒犯了我,你们小心命会丢掉。”

        “你别挣扎了,沈瑾修作为参与到逆臣薛云时宫变谋反的一员,他和沈康正蒋氏两夫妻已经入了诏狱,现在就缺一个你了,你只要是沈家人,只要跟他们有关,你就逃不掉,我们也没有抓错人。”

        沈曦听到这番话她整个人都懵逼了。

        “你说瑾修失败了,还有父亲他们都被抓了?”

        “不,这不可能......”

        沈曦想到沈菱,她大喊道,“那沈菱呢,她是不是也跟着下狱了?”

        将士皱眉怒喝,“你大胆,谁准你如此称呼皇后娘娘的名讳?!”

        沈曦,“她、她不是宝妃吗,她怎么成了皇后娘娘?”

        沈曦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话,她以为沈菱成为妃子就已经到顶了,没想到沈菱她竟然会成为皇后。

        皇后,一国之后!

        地位只在谢元珣之下!

        而且沈菱还是在他们沈府众人全部都下了诏狱的情况下被封为皇后,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常的流程不是该谢元珣怀疑沈菱吗,为什么他却是在这样的时间段里封沈菱为后?

        他就不怕惹来天下人的非议吗!

        谢元珣要是听到这话肯定会嗤之以鼻,非议?谁敢非议他,有谁敢?

        他认准的只是沈菱这个人,不是其他乱七八糟的附带品。

        沈曦不想被抓到牢里,她很清楚只要进过牢房的女眷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这个时候她丝毫没有想起去询问沈瑾修的情况,她只想让自己脱罪。

        沈曦说,“你们不能抓我,因为我不是沈家人,我和沈府没有什么关系,我是一个农女,对,没错,就是农女,我是农妇生的孩子,我是被调换的孩子!我一直都很想回去找我的亲生母亲,只是我被沈府给扣押了,他们不放我走,他们怕放我走会丢他们的脸,现在他们不能再扣着我不放了,我是无辜的,我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

        将士,“......晚了,你现在说再多也没有用。”

        沈曦仍在不管不顾的说她不是沈府的女儿,她只是一个农女,这个以前被沈曦贬到泥沼中的身份在此刻却被她视若珍宝,只可惜最后她还是被抓到牢里去了。

        ......

        宫变谋反的后续直到十天后才落下帷幕,该抓的人全部都抓到诏狱中了,接下来就该对他们审判定罪了。

        杨左相从大理寺回来,谋反的事情性质太过恶劣,所以审判是以三司会审的形式进行,杨左相就是会审中的其中一员。

        主谋薛云时被判了凌迟处死,玉真公主收回公主衔,贬为庶人,薛府嫡系被诛杀,旁系几族流放三千里;沈瑾修本该被处死,但冯公公来传话说念在皇后娘娘求情,沈瑾修免去死罪,但活罪难逃,他将和沈府其他人永久被拘押在诏狱中,遇赦不赦......

        还有别的一些涉案官员们也都按照律法处理了,该抄家的抄家,该禁止三代不能科举的就禁止,该流放的也被判了流放。

        杨左相按了按眉心,他现在时间空下来了,他也就想起要去叮嘱静妃,于是他派人给静妃传消息,拿到杨左相遣人送进来的书信后,静妃看了起来。

        信件一开头,杨左相就是开门见山的让她在后宫老实,老实再老实点!别去惹沈菱,惹不起啊!要是她不老实搞出什么事,不要怪他把她除族,划掉她在族谱上的名字,让她死后进不了祖坟,而是成为一个孤魂野鬼。

        静妃:“......”

        她还没有死。

        她继续往下看。

        杨左相还在信里说沈菱在出了沈家参与谋反这档子事后,她都能在妃位不被贬,还一跃成为皇后,陛下依旧宠爱着她,现在甚至都有孕了,沈菱是瓷器,她是瓦砾,两人不能比,没有可比性!杨左相还提到他知道她无宠,所以他对她的要求很低,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她别去惹沈菱。

        静妃:“......”

        他这实话说得好扎心。

        其实不用杨左相重复不断的提醒她不要去招惹沈菱,因为就算他不提,静妃也不敢啊,要知道上一个在沈菱面前蹦跶横跳的江婕妤,都已经被送去陪苏嫔了。

        苏嫔那种吃喝拉撒都得她一个人亲手干的苦日子是人过的吗?

        反正上次静妃不小心路过苏嫔的宫殿,她从外面看到苏嫔的模样已经是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老妪,哪里还有当初才进宫时的美貌容颜,而江婕妤,她也正在走向成为老妪的路上。

        没有沈菱的时候,谢元珣的眼里就看不见她们,有了沈菱,谢元珣就更看不见她们了。

        不过还好,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很多,谢元珣有沈菱陪着也没有那么凶残,再加上沈菱喜欢看话本,所以乐宫出了不少新话本,这倒是让静妃这些后宫嫔妃们都找到一个新的打发时间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