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能在这种肃杀场合中笑出声,还笑得这么猖獗的人也就只有谢元珣一人了,沈菱木然着脸看着她身边笑不停的男人,又看了看旁边正拿着笔杆子在记录什么的史官,她觉得未来的人要是读到这段官方记载,他们一定会满脸懵逼,惊呼谢元珣这皇帝到底是个什么品种啊!

        沈菱扭动脑袋,转头看向底下沉默的众人,哦不,是除了捂着断臂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沈瑾修之外的人。

        沈菱张嘴,想了半天才想出一句话,“......把地上的血先擦掉。”

        ——血粼粼一片看着有点恶心。

        有人问,“娘娘,今天的事情要如何处理?”

        信王爷瞬间一个激灵,颤抖的说道,“陛下,娘娘,我是无辜的,我也不知道白狮为什么会这样,它之前都是好好的,陛下,一定是有人在害我。”

        他要是不站出来表明他是清白无辜的,万一在场有谁建议谢元珣把他定罪抓到诏狱里,他就真的是哭都哭不出来。

        “陛下,不管信王爷是不是无辜的,都要接受调查才能离开,不然以后别人有样学样怎么办。”

        “还有薛侯爷......薛云时和沈......额。”顾忌着沈瑾修是沈菱的嫡兄,说话的人含糊略过沈瑾修的名字,“他们也要抓起来,不然为什么白狮不冲着别人去,偏偏要冲着他们的方向跑。”

        沈菱看着变成独臂杨过的沈瑾修。

        ——来了,该我来上演大义灭亲了!

        ——我想想该怎么做,我应该先是用悲天悯人的语气让他们把沈瑾修给抓起来,然后再义正言辞的说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最后眼神里面要充盈着悲情万分,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把我的纠结、痛苦和为难种种心情都完美的呈现出来。

        ——反正沈瑾修也不无辜,踩着他也能对外丰满几分我善良美好纯真的人设。

        谢元珣,“哈哈哈哈哈!”

        他又笑了。

        沈菱,“......”

        ——你就是冲着我当着这么多人拿你没办法,是吧,所以你就使劲的浪,是吧!

        薛云时现在已经冷静下来,哪怕见到地上被他推出去挡灾的沈瑾修的惨状,他也一点都没有慌乱。

        已经有侍卫不动声色的将他围住,薛云时冷冷的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抬头看着上面的谢元珣,质问道,“暴君,我的腿是不是你命人做的。”

        谢元珣没理他。

        沈菱在心里使劲点头。

        ——是滴是滴,就是他做滴!

        谢元珣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过来,沈菱嘴角一弯,笑嘻嘻的坐下来。

        ——不是我怂,是你一笑我就心里发慌。

        薛云时,“暴君,你行事荒唐暴戾,人人得而诛之!今天我就在这里反了,你若是主动退位,我还能留你一命,不然你和你身边女人的人头都会落地!”

        沈菱:“!!!”

        ——玛德你明明就是单纯的想造反当皇帝,还跟我们在这里扯什么犊子,你以为你说上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能掩饰你的野心了?

        ——嗤!

        “大胆!”

        “薛云时你是在谋反!”

        “来人!快来人!将他这个乱臣贼子拖下去!”

        薛云时打量这些跳出来护君的朝臣,“你们想清楚要站在哪一边,我的为人如何,这么多年你们也都知道,让我上位总比继续让这个暴君一直在你们头顶举起屠刀要强。”

        有异心的人眼神闪了闪。

        这部分人大多都是家里把柄很多以及出自世家贵族的人。

        薛云时,“你们不会以为我是独自一人在反这暴君吧?我的身后可是有手握重兵的辅国公支持!”

        “我已经摔杯为号了,外面辅国公也该杀起来了。”

        “你们听,外面的厮杀声开始了。”

        众人哗然。

        怪不得他们今天没有见到辅国公,原来辅国公是为薛云时做事去了。

        要是真的能够像薛云时说的那样,一举将谢元珣拿下,推选薛云时登上皇位,他们确实是不会再战战兢兢的担心哪一天犯到谢元珣的手里把命丢了。

        于是殿里有人想通的站到薛云时那边去了。

        “我这是在拥护明君!”

        “正是,我们为人臣子的都要为朝廷和百姓着想,而一个明君比暴君更能够让我们青史留名!”

        “有辅国公相助,大业何愁不成。”

        “我劝你们也都归顺过来,难不成你们还想为了一个暴君而死吗!”

        杨左相和曲尚书等人听着殿外的打杀声,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但是他们并没有想投奔薛云时,他们都是从最普通的农家子弟科举进入到朝堂中的人,是谢元珣给了他们实现抱负的机会,而且......

        他们不相信薛云时真的会成事。

        谢元珣这么多年的皇帝是白当的?

        从他登基之初,就有不少人想把他拉下来,可那些人现在坟头草都有人高了。

        虽然他们的陛下是爱杀人了一点,可那些都是该杀之人,行事暴戾,嘿呀,谁还没有一点小脾气是不是,顶多就是陛下的脾气大了那么一点。

        沈菱凑到谢元珣耳边问道,“辅国公其实还是你的人对吧。”

        ——他是混入薛云时队伍中的卧底,我之前就见到他从太极殿出来。

        谢元珣,“要不然呢。”

        沈菱真心实意的打量着薛云时身边围着的那群臣子感叹道,“那他们可就惨了。”

        ——噗!

        ——还以为能够投靠薛云时走上人生高峰,结果......啧啧啧,自寻死路也没有他们的速度快。

        玉真公主没想到薛云时真的做出这种事,她惊愕的抬手指着他,“你你你......你糊涂啊!”谢元珣到底有多可怕,她比谁都清楚。

        她虽然身上有公主的封号,可这是谢元珣看在她一直老实本分的面才让宗室给的,但凡她有一点不安分,说不定她就要去陪她的那些被谢元珣杀掉的哥哥姐姐们了。

        薛云时,“娘,你等着我把太后的位置送给你。”

        玉真公主听到这话,眼睛一闭就昏过去了。

        “公主,公主,你醒醒,公主......”

        沈康正默不作声的等着薛云时和谢元珣对峙的结果,要是薛云时赢了,沈瑾修受的伤就是一份他们沈家效忠的投名状,要是谢元珣赢了,沈瑾修受的伤也是被薛云时害的,就算沈瑾修和薛云时有关系,有沈菱这个宠妃娘娘的面子在,别人也不会多加为难他们。

        沈康正想得很理智,不过比起他,蒋氏就愤怒多了,要不是有沈康正拦着,再加上沈瑾修躺在她怀里,她说不定就开口咒骂薛云时了。

        “砰!”

        殿门被人推开。

        辅国公穿着铠甲,身边带着一脸血的宋翘楚走进来,见到他们,薛云时的嘴角扬起,他志得意满的等着辅国公来到他面前跪下。

        “陛下,乱兵们已经尽数被臣诛杀,只剩下主谋在殿内还未击杀,还请陛下吩咐。”辅国公掠过薛云时,径直在谢元珣的正前面恭敬的跪下汇报。

        辅国公的动作和他说的话对薛云时而言不异于天崩地裂。

        他艰难的看向谢元珣,“他......是你的人?”

        谢元珣眼神睥睨往下看,冷漠的说道,“他什么时候不是过?”

        薛云时瞳孔一缩,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哈哈哈哈......你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看着他野心勃勃的想宫变谋反,看着他笼络各路朝臣,是不是在看他做这些的时候,谢元珣一直都是把他当做一个乐子,一个可以随时碾死的蝼蚁?

        薛云时的模样变得很狼狈,疯疯癫癫的,比起他,谢元珣的姿态高高在上又漫不经心。

        “完了,一切都完了。”这是那些个拥护薛云时的人在说话。

        谢元珣声音冷漠的说道,“把他们都抓起来,一个都不要落下。”

        辅国公,“是,陛下。”

        凡是和薛云时有关的人员,都被辅国公亲自带人抓了,只是对于沈康正等人,一时之间没有人动他们,目光都往沈菱那里看去。

        沈菱,“......”

        ——看什么看,我又不会去陪他们。

        ——难不成他们以为我会护着这几个人?不要吧,我真没有那么圣母。

        沈菱目不斜视,她低着头玩谢元珣的手指,好似玩一辈子都玩不腻一般。

        谢元珣眼眸森寒,“我的话你们没听清吗,要不要我再给你们说一遍。”

        沈康正等人脸色灰败的被抓起来,他被带走前眼神一直在向沈菱求救。

        沈菱抬手捂着胸口,娇弱的倒在谢元珣怀里,“陛下,臣妾好害怕。”

        谢元珣,“怕你就抱紧我。”

        沈菱,“......”

        ——你这样会让我装害怕装不下去的。

        沈菱想继续矫揉造作一番,结果她一张嘴就控制不住恶心,“呕......”

        谢元珣一愣,随即大喝道,“还不快点把他们带下来,孤的宝妃都看吐了!”

        沈菱,“......”

        ——你妈!

        ——我还没有吐!!!我只是被血腥味恶心到了!!!

        ——不对,殿里已经没有血了,都被擦干净了,那我为什么还会感到反胃?

        沈菱的恶心感停不下来,“呕!”

        谢元珣看到她这幅模样问道,“你到底是背着我吃什么了。”

        沈菱,“......”

        她抬手就想打他。

        ——我特么的一直都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我能背着你吃什么,我敢说我吃的东西,你比我都还要清楚。

        谢元珣抱起沈菱离开殿里,众人有人想到沈菱的模样,冷不丁的说道,“娘娘该不是有喜了?”

        他们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不管是长相还是行事风格都和谢元珣一样的小版“谢元珣二号”,顿时他们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咳咳......”

        “御医都没有把脉,你怎么知道娘娘有了。”

        “说不定娘娘只是肚子不舒服而已。”

        “哈哈也是啊,怎么可能会那么巧。”

        “但万一娘娘真的有喜了......唔唔唔!”

        “快给我捂住他的嘴!”

        太极殿里。

        谢元珣严阵以待的看着沈菱,沈菱是想动一动都不行,“我现在已经不吐了。”

        ——所以你就不要再这样盯着我了。

        谢元珣,“不行,等院正来了再说。”

        沈菱找话题随口问道,“你说我会不会怀孕了?”

        谢元珣把手摸到她的肚子上,“你是说这个胖肚子下面有孩子?”

        沈菱,“......”

        ——你滚!谁的肚子胖!!!

        沈菱红着脸抗议道,“我只是吃得太饱肚子才会鼓起来,等那些食物在我肚子里消化了,我的肚子就又会变成小蛮腰。”

        谢元珣,“是吗,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沈菱,“......”

        ——你的回答也太敷衍了吧,玛德你到底是对我有多不自信啊!

        ——我说我有小蛮腰,这又不是我在编瞎话。

        ——哼,我等着你年过四十,看看那个时候你的肚子会变成什么模样。

        她就不信谢元珣还能逃过男人四十就会有脾酒肚的魔咒。

        谢元珣抱着她,“我下旨封你当皇后好不好。”

        沈菱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感动,反倒是黑着脸说,“我还好好的,没有病重,更没有要死的迹象,陛下。”

        ——你他娘的能不能别把场面弄得我好像快要死掉了行不行啊!

        谢元珣笑了,“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只是突然想起好久没有给你加封了,正好你也不是皇后,我就想让你来当皇后了。”

        沈菱,“......”

        ——说实话,我也忘记了。

        谢元珣,“沈家这次会被抄家灭族,只是沈家是沈家,你是你,我不想让别人看轻你,即使这部分人只是目光短浅之人,我也还是不愿意。”

        沈菱眼泪汪汪,“陛下......”

        ——嘶!我的大腿被我拧得好痛,嘤嘤嘤!

        ——毕竟在这么感动的时刻,我要是不哭一哭,就太对不起你对我的用心了。

        谢元珣把头埋到她的脖颈里轻笑,把手放到被她拧的那条腿上,微微一掐,“来,你再哭得大声点让我听听。”

        沈菱,“......”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沈菱被气得双手张牙舞爪的就往谢元珣的身上揍,他掐什么掐,真当她的腿不痛吗!

        谢元珣把沈菱给惹毛了就安抚道,“要不然你掐回来?”

        沈菱恨恨道,“你以为我没有掐吗,我掐了!可是你身上的肉长得那么结实,我掐不动啊!”

        ——我的手指都特么掐得在打颤了好吗!

        谢元珣哈哈哈的笑,“谁让你身上的肉那么软。”

        沈菱:“呸!”

        很快,太医院的院正就被流珠带进来了。

        谢元珣,“你来看看是不是吃多了。”

        沈菱一脚使劲踩在他的脚背上。

        ——再编排我是吃多了肚子撑,我就把你的脚踩断千八百遍!

        院正假装看不见沈菱和谢元珣的小动作,他恭敬的把丝帕放到沈菱的手上开始把脉,几秒后,他轻轻的咦了一声。

        沈菱看到院正这神情就后背发毛。

        她该不会是真的出了什么毛病吧。

        在沈菱紧张的等待下,院正终于结束了把脉。

        谢元珣,“皇后怎么样?”

        ——皇后是谁?哦,皇后是我,咳咳,差点以为他是在叫别人。

        院正是个人精,他顺着谢元珣对沈菱的称呼说道,“回陛下,皇后娘娘是有喜了,臣诊断出来的滑脉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谢元珣的神情扭曲了一瞬,“有喜了?”

        沈菱自己都被她怀孕这个消息给砸晕了,她就这么突然就怀上了?不过看到谢元珣的脸,她和颜悦色的问,“你这是什么表情。”

        ——你怎么比我还要不可思议?

        谢元珣,“我高兴的表情?”

        沈菱,“呵呵。”

        谢元珣对子嗣没有什么想法,他要是想有子嗣,宫里这么多年也不会一个子嗣都没有,不过等真正听到沈菱怀了他的子嗣,别看他现在一脸镇定,其实他脑子里是一片茫然,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首次感到什么叫手足无措。

        沈菱的情况比谢元珣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怀孩子前,她只觉得她自己都还是一个孩子,可现在怀上了,沈菱的情绪变化就多了,先是‘会不会是诊错了,真的是怀孕了吗,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然后就是‘哎呀好慌,我要当妈妈了’,直到最后就变成了‘生个孩子好像也挺不错’的念头。

        两人都陷入到各自混乱的思绪中。

        谢元珣,“你再把一次脉。”

        沈菱看着已经伸到院正面前的那只手,沉默,“......”

        ——把脉就把脉,可为什么你把你的手给伸出来了?为什么!

        ——我没记错的话,不是该我伸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