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沈菱坐在上面,她从上往下看,可以将下面的朝臣官妇们的表情举止看得一清二楚,比如有一个官员喝酒,他一直都是在喝一杯酒,杯子还是很小的一杯,他喝了这么久都没有喝完,还有一个夫人,大概对面坐着的是她的仇人吧,她一直都在不客气的向对方飞白眼......

        沈菱看得津津有味,难怪读书的时候,老师们总是会对学生说不要搞小动作,因为他们都看得见,原来坐得高,看到的东西是真的多。

        等沈菱看这些小动作看够了,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宫殿这么的安静?不是在办宴会吗,宴会应该是觥筹交错言谈融洽的地方,但现在沈菱只看到了满室静谧,一个个的嘴巴闭得比蚌壳还要紧,仿佛只要他们一张嘴说话就会有杀神驾到。

        等等等!杀神?!

        沈菱把目光放到身边坐着的谢元珣身上,诺,杀神不就是在这里吗。

        谢元珣感受到她的目光,他回看过来,“怎么了。”

        沈菱,“你觉不觉得殿里很安静?都没有什么人说话,该不会等到宫宴结束了,都还是没人开口说话吧。”

        谢元珣笑了声,“你倒是观察仔细。”

        沈菱低调的摆手,“还好还好。”

        ——我倒是想不观察仔细,可他们表现得这么明显,我又不是瞎子。

        沈菱猜测道,“是你不许他们开口的?”

        谢元珣嗤笑,“醒醒,我要是真想让他们不开口,把他们脖子砍了不是更能一劳永逸吗。”

        沈菱抽了抽嘴,“......”

        ——行叭,你厉害,我无言以对。

        ——不过我还是觉得跟你脱不了关系。

        这倒是真的,谢元珣手指把玩着酒杯想道。

        以前宫宴上总会有很多人吵啊闹啊,那些声音听得他耳朵烦,他慢慢的在宴会上处理过一些人后,他们就变得安静了,比起过去,谢元珣果然还是更喜欢现在这样。

        谢元珣问,“你嫌太安静了?”

        沈菱,“恩,是太安静了。”

        ——与其在这里和他们干瞪眼,我还不如回长乐宫睡觉哦,就算不睡觉,看点话本,我再撸一撸小藏獒它不香吗。

        谢元珣明白了,沈菱是想看热闹,他偏头看了看冯公公,刚从殿外悄声无息进来的冯公公点了点头,一语双关的说,“陛下,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这话既是指待会众人献礼的事,也是在指薛云时带来的人已经都被他们请君入瓮了。

        谢元珣,“那就让乐子开始吧。”

        冯公公,“是,陛下。”

        沈菱在谢元珣和冯公公之间看了一眼,她感觉有点不对劲,她总觉得谢元珣嘴里说的这个乐子不是一个简单的乐子。

        冯公公就开始让众人给谢元珣献礼,有献书画的,有献五谷丰登的,有献白石玉的......献什么的都有。

        看着一个个人把东西奉上,沈瑾修的呼吸慢慢的紧促起来,是成是败就看今天了,沈瑾修从薛云时的口中知道,他们的宫变就会从宗室信王爷献上那匹皮毛为罕见白色的狮子珍兽开始,等白狮一发疯,薛云时就会摔杯为号,外面的士兵得到信号后会立刻击杀其余将士,最后来到这座宫殿里把胜利带给他们。

        薛云时瞥到沈瑾修的模样,随口道,“你放松点,一点都在计划中。”

        沈瑾修轻声说,“是,还是侯爷你宠辱不惊。”在这点上他不如薛云时,他看着比薛云时紧张太多了。

        薛云时放在腿上的手指一动,眼底晦暗不明,不管他用什么办法,他的腿都没有了动静,“这有什么,你要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你就不会再这么害怕紧张。”

        对薛云时而言,害怕紧张的这些情绪,几乎已经随着他的这双断腿而消失了,他现在心里只有带着所有人拼一把的孤注一掷。

        沈瑾修感受到薛云时话里的阴寒冷意,他敏感的看过去,看到薛云时脸上是带着笑的,沈瑾修心想这丝冷意可能是他感受错了吧。

        那边,已经轮到宗室献礼了,信王爷的位置排在前面,信王爷府的这个爵位不是世袭罔替,而是三代始降,到信王爷继承就是最后一代,等到下一代承爵就会开始降爵。

        这也是信王爷为什么会投入大价钱大精力派人去寻找祥瑞白狮进献给谢元珣的缘故。

        谢元珣喜欢猛兽,还专门建了一个兽园,白狮就是一个罕见的猛兽,谢元珣收到后要是一高兴,说不定他就会允许信王爷的爵位再传承几代。

        信王爷跪在地上,他的身后就是一个被黑布笼盖得严严实实的一个大铁笼子,“陛下,这是臣找到的祥瑞,臣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梁朝在陛下您的治下能千秋万代,长盛不衰。”

        沈菱:“噗......”她不小心呛到了。

        谢元珣皱眉,伸手在她背后抚了抚,“吃东西你都能噎到,你身边伺候的人都在做什么,怎么不把水果切得再小块点。”

        流珠惶恐的跪下,沈菱赶在流珠开口前对谢元珣说道,“跟她没有关系,它已经切得够碎了,再切我就差不多是在喝果子,而不是在吃水果块。”

        ——我被呛到跟我吃东西是没有丝毫关系的。

        谢元珣,“那你是为什么吃水果还会被呛到?”

        沈菱,“额。”她要这么回答,难道跟谢元珣说,在她没有穿来前,信王爷是一个乌鸦嘴?他前脚祝大梁朝千秋万代,可大梁朝别说是千秋万代,在谢元珣这一代之后它就没有了。

        沈菱,“......我就是吃水果吃得太急了,我吃慢就可以了。”

        谢元珣盯着她,“真的?”

        沈菱推他的胳臂,让他的脸别再对着她,而是去看底下,“当然是真的,不是真的难道还是假的不成,我有什么必要骗你,哎呀你就别只顾着和我说话,信王爷已经跪了很久,你先看他要送什么礼物。”

        谢元珣没从沈菱心里听到什么话,他稍微放心的点了点头,不过下一刻他就冷着脸对流珠说道,“把你主子照顾好,要是再出现这样的事,无用的你也不要再留在她身边。”

        流珠姿态恭敬卑微道,“是。”

        沈菱拿起叉子打算继续叉水果块吃,心想:

        ——等宴会结束就给流珠加月薪吧,毕竟她也是因为我才被他训话的。

        谢元珣冷哼了一声,到底没有对沈菱的想法多加干预,毕竟他看得出来,长乐宫上下的宫人们对沈菱还是很忠心,说来也奇怪,谢元珣都没有见过沈菱怎么管教他们,他们怎么就一个个那么听她的话?

        都过了这么久,谢元珣就没有见到沈菱赶走过一个宫人,他不禁想起冯公公曾在他耳边提到过,这宫里的人私底下都在说,长乐宫是他们那些宫人最想待的一个宫殿了。

        难道沈菱还有什么他没有看出来的训奴才能?

        谢元珣没有再细想这个问题,他抓着沈菱举起叉子的手,“水果你已经吃得够多了,你挑一个别的东西吃。”

        免得他还得时刻担心她再次吃水果被呛到。

        沈菱只得乖乖的点头,“我会的。”

        ——我都这么乖了,你就别再说我了,再说下去,我怕整个宫殿的人都会听到。

        ——要是被他们听到,我都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什么社死场面,想想都觉得可怕。

        谢元珣见沈菱是真的不敢了,而不是只在嘴上应付他,心里想的又是另外一套,他才开始看信王爷送的是什么祥瑞。

        信王爷很有眼力劲,在谢元珣和沈菱说话的时候,他老老实实的站在下首不动,等谢元珣结束和沈菱的谈话了,他才起身让宫人将大铁笼外罩着的黑布掀开。

        “哗——”众人见到铁笼中的白狮后都大吃一惊。

        谢元珣脸上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沈菱,“白狮?”

        沈菱盯着它看,这就是书中提到的那只会袭击谢元珣,又让沈瑾修因为护驾得到一个爵位的狮子了吧。

        只不过现在沈瑾修就没有这样的机会,毕竟他都和薛云时混到一起去了。

        她目测了一下白狮同她和谢元珣的距离,然后她把放在桌上吃东西的手放下来,摸着她腰间挂着的那把有她半个手臂长,还能够削铁如泥的短刃上,她紧绷的心也因为这柄武器而稍微轻松一点。

        ——不慌,不慌。

        ——我有防身的绝世利刃。

        要是这只白狮再像书中那般袭击谢元珣,她一定会把这柄短刃狠狠捅进它的脖子。

        ——玛德我的人也敢欺负,不想活了它!

        ——来一次我杀一次,来两次我杀两次,我就不信它死不了。

        ——我拿着的这把刀,削铁如泥的属性可不是说着玩的。

        谢元珣忍着笑,行吧,他也不去打搅沈菱想护驾的心思了。

        他现在也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之前沈菱会跑到他的私库里找半天能用来护身的刀,感情她是想保护他啊。

        谢元珣的嘴角高高挂起,好心情可谓是一览无余。

        沈菱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下面笼子中那只走来走去的白狮身上,所以她就没有注意到谢元珣的变化,一旁的冯公公倒是把谢元珣和沈菱两人的动作神情都给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的笑也越发的慈祥。

        信王爷开始围着铁笼走,他一边走,一边给谢元珣介绍白狮的相关信息。

        瞧见上面谢元珣嘴角勾起,信王爷的眼睛一亮,心想,看来陛下很满意他送的这只祥瑞白狮。

        信王爷介绍完就打算回到座位,只是他才背对白狮走了几步,他就听到周围传来一阵惊慌的叫声。

        “白、白狮......”

        “它逃出来了!”

        “为什么它会从铁笼子里面出来,不是该牢牢的关在里面吗?!”

        信王爷瞳孔一缩,他立刻回过头看向铁笼,果然铁笼上的那道门被打开了。

        信王爷都顾不得害怕白狮,他无力的瘫软在地,“白狮跑出来了......”完了,他完了。

        谢元珣一脸淡定,沈菱握着刀把的手都快出汗了。

        底下众人神情不一,有极力保持镇定的,有大声喊叫护驾的,也有害怕得挤成一团的。

        薛云时兴奋一笑,他说了,一切都是在照着计划进行。

        沈瑾修可不是那些力拔山兮的武将,他对高大威武的白狮也有恐惧,只不过比起恐惧,他心里更多的是兴奋。

        白狮双眼在慢慢的变红,它狂躁不安的在地面行走,走一步都会大声吼一下。

        等到它的眼睛完全变红后,它的那双红眼和它的模样看着已经十分的狰狞可怖。

        “吼!”白狮这次吼叫后,它身体躬起往前面跳跃。

        直线距离所抵达的地方,就是上首谢元珣的所在。

        薛云时的心跳声跳得很快,在看到白狮开始行动后,他也奋力把酒杯往地面上一摔,酒杯摔碎的声音一点都不比白狮的吼叫声弱,可想而知薛云时用了多大的力气。

        这时,往前跑的白狮突然停下脚步,狮子头往左一偏,准确的冲着薛云时和沈瑾修的方向而来。

        薛云时,“!!!”

        沈瑾修睁大眼睛,大叫道,“不不不不,它怎么会往我们这边来,快躲开!!”

        眼见白狮偌大一个嘴巴张得大大的,牙齿的锋利感迎面扑来,无论是薛云时还是沈瑾修,心里都有浓浓的生死危机感。

        沈瑾修的反应快,他身体一动就想从地面滚几圈滚开,上次躲马蹄的时候他躲过一次,所以这次他躲的姿势躲得更熟稔。

        可是他没有躲开。

        因为他被人推了一把。

        沈瑾修目眦欲裂的往旁边看,他就看到伸出手将他推出来的薛云时,“你!!!”

        薛云时抽搐着脸说,“你不能跑,你不能跑......”

        薛云时不会把沈瑾修放走,沈瑾修要是跑了,他一定会死的!他这双不能动的腿,都是沈瑾修欠他的!

        “咔嚓——”

        白狮张嘴想咬沈瑾修的头,沈瑾修抬起手,用胳臂抵住白狮的嘴,锋利的牙齿直插他手臂里的肉,他冷汗直流,脸上表情极其痛苦,“快啊!护驾!”

        喊护驾总比喊救命要得救快一点。

        等侍卫们把白狮制服击杀后,沈瑾修的一条胳臂已经被白狮给扯断了,不光如此,他的脸也被白狮的爪子抓破毁容,脸上的肉裂得很开,骨头都露出来了,一只眼睛径直掉到地上,胸膛同样也被白狮的爪子抓得不轻。

        沈菱:“草!!!”

        沈菱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不管是白狮发狂奔袭,还是薛云时推沈瑾修出来挡灾,又或者是沈瑾修毁容断胳膊的惨状,都让她有些目不暇接。

        ——这下可真的是,英雄如我,却无用武之地啊。

        ——呜呼悲哉!

        听着沈菱的感叹,谢元珣在殿里这样血腥的场景里拍桌大笑,“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