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沈菱面无表情的聆听着身边谢元珣给她‘讲故事’,换了谁再已经听过一遍沈瑾修和薛云时如何惨,如何生不如死的故事后,脸上的表情都会在第二遍听、第三遍听的时候变得麻木起来。

        用谢元珣的话来说就是既然喜欢听他讲,那她就给他好好的听,他讲多少次都不会烦。

        可是他不烦,她会烦啊!

        沈菱深深的怀疑,不,不是怀疑,而是她已经肯定这就是谢元珣在打击报复她把他当说书先生。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不是人啊啊啊啊啊啊!

        这么一小气的男人,沈菱真的是恨不得一拳头揍死他。

        好不容易等到谢元珣停下来,沈菱就忙不迭的在脸上露出‘啊,我的耳朵终于清静了,我得救了’的天使表情。

        谢元珣意犹未尽的说,“我觉得还是我给你讲的第一遍听着最好。”

        沈菱,“......”

        她的脸顿时便扭曲如魔鬼。

        ——玛德你还是人吗!

        ——你既然觉得你第一遍是说的最好的,那你为什么还要强迫我听这么多次!

        ——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沈菱此时此刻是真心的认为,要是谢元珣去当了合同甲方,说实话,她相信全世界的乙方都会众筹请杀手鲨掉他!

        谢元珣还恬不知耻的来问她的意见,“来,你说是不是第一遍最好?”

        沈菱高冷脸,“......”

        ——呸!劳资不想说!

        谢元珣,“你要是不说,我就再继续给你讲。”

        沈菱深呼吸,“是的,我也觉得是第一遍最好,在第一遍里面你的感情最充沛,思想最伟大,逻辑最严谨,声音最动听。”

        ——大人永远都是走在一条名叫妥协的道路上面。

        ——为了不让我的耳朵再受折磨,就算我给你当当舔狗,你又能如何?

        谢元珣,“......”他不如何。

        沈菱掰开谢元珣的手,整了整衣领就打算离开太极殿回她的长乐宫,只不过她刚一出去,她的小脸蛋就被一股寒风无情的扑来,沈菱整个人都懵逼了,她摸了摸脸,摸到一手的冷水。

        ——我就说我好像是感觉到这风里有冰渣子,还以为是我的错觉,结果特么的这里面真的有!

        一想到自己要被刮一路的冰渣子,沈菱很从心的从门口退回殿内,她决定了,她今晚就在太极殿这里睡了。

        谢元珣将沈菱全程的动作和表情都收入眼中,他明知故问道,“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想走吗。”

        沈菱,“......你一个人待在太极殿很寂寞吧。”

        谢元珣掷地有声,“不。”

        沈菱对他的否认充耳不闻,“我不想陛下你寂寞,所以我不走了,我要留下来陪你。”

        谢元珣哼了哼,“你把寂寞找出来给我瞧瞧那是什么东西。”他有寂寞过吗?为什么他不知道。

        沈菱一本正经的说,“好啦好啦,我们不说它了。”接着她就狗胆包天的说,“你要是真想看,照照镜子你就能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了。”

        谢元珣,“什么意思?”

        “你是在内涵我是东西?”

        沈菱,“......没有吧。”

        ——你的脑子为什么就能转得这么快!!

        ——我这么隐蔽的内涵你,你都能够发现,还发现得这么快,几乎是在我一说完,你就察觉到了。

        谢元珣,“你再内涵一次我听听。”

        沈菱,“我不。”

        ——你让我说我就说,那我多没有面子。

        谢元珣,“你不愿意那我就继续给你讲......”沈瑾修等人的事。

        他话没有说完,就被沈菱给打断了。

        沈菱,“你是个辣鸡。”不管是从哪个方面来看,这句话她都说得很真心实意,一点都看不出她有逢场作戏。

        谢元珣,“哈哈哈哈哈。”他乐不可支的笑倒在榻上。

        沈菱翻着白眼不说话,“......”

        ——玛德贱人!

        ——整天就知道威胁我!

        ——哼,我是你的笑穴吗,碰到我你就笑,你干脆笑死算了。

        沈菱是自愿留在太极殿,只是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就后悔了,因为谢元珣就像一只八爪鱼一样死死的!死死的!死死死死的抱住她!

        沈菱想分开他抱着她的手都掰不开,大半夜的搞这种手工活,搞得她的脸都憋红了。

        唉等等!这话听着怎么有点不对?明明他们只是单纯盖着被子在睡觉,什么都没干。

        谢元珣在她的颈窝处蹭了蹭,“你好暖和,像一个小火炉,抱着你暖被窝挺舒服的。”

        沈菱,“你没睡?!”她还以为他睡着了。

        不对!

        沈菱不可思议的说,“所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这么累?”

        谢元珣,“啊,对啊。”

        他语气超平淡的说,“很奇怪吗?”

        沈菱,“......”

        ——特么的你说奇不奇怪!!!

        ——你好歹也吱一声,让我知道我是在白费功夫啊!

        沈菱愤怒的抬起脚,她在被子里面使劲的用脚踢着在身后抱着她的谢元珣,这个男人真的是别的不行,气人这方面他最有一套。

        好气好气!

        ......

        公主府里,一个只有几个老头子待的充满着药香的房间外突然有人来了。

        来的是伺候薛云时的下人,“王大夫,杨大夫,还有马大夫,你们今天该去给侯爷把脉了,你们该动身了,怎么还没有动?”

        大夫们:“......”他们不想动啊!

        最开始给薛云时把脉诊断他双腿无药可救的那个老大夫的头已经被咔嚓掉了,尸体都不知道埋在哪块地里面。

        他们也怕死啊!

        尤其是当薛云时问他们,他的腿有没有事,会不会治好的时候,他们就更怕了。

        他们要是像之前那个老大夫一样耿直的说出真实答案,薛云时一定会把他们的脑袋也给咔嚓掉,可是如果不说,薛云时的腿是真的治不好,等薛云时接受这个结果后,他们的脑袋可能还是会被咔嚓掉。

        所以为了保住他们的命,他们几人就凑到一起商量出一套应付薛云时的说法。

        他们不会对薛云时直接说他的腿治不好,他们只会用委婉的语气告诉薛云时,他们正在看各种家传医书想法子,让他不用着急,还说他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反正就是东扯西扯,扯上一大堆来拖延时间。

        说不定拖着拖着,薛云时就会去宫里请御医,御医来了,他们也就能解脱了。

        毕竟御医的医术是在他们之上,可偏偏都过了这么久,薛云时完全没有想过要去请御医。

        几个大夫就很想抱头痛哭,没有御医来接受薛云时的怒火,就得他们来承担。

        当个大夫,为什么就那么难。

        大夫们面无土色的给薛云时把完脉,再留下几张药方就颤抖着身体告退了。

        玉真公主忧愁的看着薛云时,“云时,娘去宫里请御医给你看好不好?”

        玉真公主是可以去请御医的,不光她可以请,就连宗室勋贵们同样也可以请,先帝时期,御医都是经常会出宫兼职的,可惜等到谢元珣坐上皇位后,御医们的兼职就结束了。

        虽然谢元珣没有下令让他们不准请宫里御医,但众人都默认不去请,有病他们就在外面找大夫。

        玉真公主虽然跟其他人一样很害怕谢元珣,但为了薛云时,她就算是浑身打抖,她也会硬着头皮去请求谢元珣能点头同意让她带一个御医出宫。

        薛云时面无表情的靠在床上,他现在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自命不凡和清贵的气息,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寡言和阴鸷。

        见到他这幅模样,玉真公主怎么会不心疼。

        薛云时冷声说道,“请御医?呵呵,你是想要所有人都知道我的腿治不好吗!”

        玉真公主,“不会的,你的腿会变好的,你要是不想让人知道御医是给你请的,那就对外说是娘的身体不好需要请御医。”

        薛云时沉默,然后说道,“随你去吧。”

        玉真公主高兴的点头,“好好好,云时,你等着,娘很快就会把御医带回来。”

        薛云时看她,眼神阴沉,“你装病装得像一点,最好是装成很严重,可能命不久矣的模样,反正不要让外人看出来了。”

        “你的话,娘记住了。”

        玉真公主听了薛云时的话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伺候她的老嬷嬷却是皱了皱眉,就算公主爱子心切,小侯爷也着急治疗他的腿,可他怎么都不该开口诅咒长辈。

        玉真公主去宫里求见谢元珣了,薛云时就在府里等御医来,他透过窗看着外面的景色,他开口让丫鬟去把他的心腹下属叫来。

        心腹下属很快就来了,“侯爷。”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薛云时的腿上。

        薛云时一道冷眼看过来,下属立刻低下头。

        薛云时神色莫测的问道,“沈瑾修他怎么样了?”

        下属,“沈公子没事,最初他只是受了点惊吓,不过最近我看沈府的下人已经在外面请了好几拨大夫去沈府,只是沈公子一直都没有见好,反倒是情况听着越来越严重,都已经卧病在床不能起了。”

        薛云时,“呵呵呵,惊吓?惊吓?!”薛云时仰头大笑,他的笑声里充斥着令人不适的阴沉疯狂,还有杀意。

        “他这个惊吓倒是来得巧,来得好啊!”

        薛云时不止一次的在心里想过,那时候明明他们两个都坠马了,为什么沈瑾修就躲开了马蹄?

        如果不是沈瑾修躲开了,那么断腿的人说不定就不会是他!!!

        “你说凭什么沈瑾修的腿没事,我的就断了?”薛云时面无表情的问。

        “......”下属不敢回答,只得保持沉默,毕竟他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可能是错的。

        薛云时也没有想从心腹下属这里听到什么,房间里顿时就变得安静起来。

        良久,薛云时又轻声问道,“你说一个身有残疾的人能坐上那个位置吗?”

        “砰——”

        下属双腿一弯就跪在了地上,膝盖和地面发出巨大的声响。

        薛云时,“我完了,我的一切都随着这双断腿结束了。”

        下属说,“不会的,侯爷,你还有宋小姐,还有辅国公,只要我们有兵权,朝廷上的诸位就算有意见,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就如世家和大臣们都知道当今陛下行事暴戾,但谁也不敢对他说什么。”

        下属的话重新燃起了薛云时的野望,“你说得没错!!!”

        “强者为尊,只要我赢了,只要我赢了,那么我就会是这天下最尊贵的人!”

        “我不会走又如何,有的是下人奴仆伺候我!”

        薛云时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话,下属看到他这个模样都有些害怕,实在是薛云时看着太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