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29章

第29章

        太极殿。

        谢元珣把冯公公叫到面前,“冯伴伴,孤记得你曾献过一些特殊的书籍,是讲今天孤在明陵看到的那对男女做的事。”他径直问,“它们在哪?”

        冯公公微笑,恭敬的说,“陛下,老奴这就去把它们呈上来。”他当时是对谢元珣给了一批避火图,不过他另外又留了一批,就是为了将来哪一天谢元珣会要,他能立刻拿出来,陛下他是开窍了啊。

        冯公公很快就把谢元珣要的避火图摆放到他的面前。

        谢元珣拿起一本,眉目冷漠的翻完,唔了一声说,“男女之事,原来不止是亲吻吗。”然后他又看了一本,这本有生孩子的素材,有些意外,“就算是想要生孩子,也是得做更亲密的事才行啊,怪不得这么久都没有看到她的肚子有什么动静。”

        冯公公眨眼,表情依旧温和,听到谢元珣的话后,冯公公感到很欣慰,陛下他是和沈菱亲吻了,还提到了孩子!不是他要大惊小怪,这么的高兴,而是以前谢元珣真的是对后宫美人们熟视无睹,至于谢元珣不知道怎么生孩子,恩,什么,你说什么?

        谢元珣把看过的避火图丢到一边,突然想起什么事,他黑沉的眼眸看过来,“把那天在御花园中对宝妃提起过穆皇后的人都抓起来。”

        冯公公没问为什么,“是。”

        冯公公动用了影暗卫很快就找到那两个宫人,还有一些和他们走得近,和外人有联系不是很干净的人,挥手让禁军将他们都抓了。

        静妃宫中,进来一列严肃凌冽的禁卫军,静妃睡着了,听到声响她坐起来,“外面怎么了?”

        周嬷嬷披着衣服进来说,“禁卫来人了,说是要抓我们宫中的人。”

        静妃皱眉,“大胆!谁给他们的胆子擅自闯到陛下的后宫妃子的宫殿里,他们就不怕惹怒陛下吗?”

        周嬷嬷,“他们说这就是陛下的命令。”

        静妃刷的一下抬头对上周嬷嬷忧心忡忡的脸,“陛下的命令?”她有些害怕,嘴角扯出僵硬的笑容,“他们要抓谁,把人交给他们,嬷嬷,你出去,跟他们说我什么都没有做,就算底下的人犯错了,那也不是我的错,你给他们银子,让他们到陛下面前回复的时候为我提一两句好话。”

        周嬷嬷摇头,苦笑道,“他们要抓的人是青碧。”

        “青碧?”静妃不认识这个人。

        周嬷嬷弯腰凑到静妃的耳边,“就是那个被我们指使到御花园给宝妃讲穆皇后的人,我以为不会有人注意到她,没想到还是被找出来了。”

        静妃语气不满,“你怎么不把她灭口?你看现在好了,你把她留下来让她活着,好处我没有得到,坏处倒是有一箩筐,她在我的宫里被抓,这是会拖累我的。”

        周嬷嬷幽幽的说,“当初我有想把她给灭口,只有死人才能守住秘密,可是娘娘你说不用,还说你可以护着她。”

        静妃一噎,她在别人面前是可以护着青碧,青碧毕竟是她宫里的人,不争馒头也要争口气,但在谢元珣那里,她是昏了头才会想去护着青碧,她又不是嫌脖子太硬需要物理按摩一下。

        “照你这么说,她会被抓还都是我的错了?出事了你不想着如何解决,反而是跟我争谁对谁错,嬷嬷你放肆。”

        “......”

        静妃再色厉内荏的说,“你去警告她,让她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别让她牵扯到我。”

        周嬷嬷一脸为难,娘娘哎,你怕是在为难胖虎哦,但对上静妃惊慌失措的眼神,周嬷嬷一如既往地心软了,“是,我这就去。”

        静妃看着周嬷嬷离开的背影,想下床又在见到外面点亮的火光时按住这心思,她就像是一个困兽,待在笼子中不听不看就以为能够平安无事。

        周嬷嬷从静妃的寝殿中出来,她本来是想和禁卫领头的人说几句话拖延一下,结果她发现来的禁卫已经少了一伙人,她咽了咽喉咙,难道他们已经是去抓青碧了?

        周嬷嬷着急的往青碧住的房间赶去,走到一半,她就见到禁卫手中被打晕的青碧,她说道,“大人,不知道你是要把青碧带到哪里?她这孩子做错了,我给你赔礼,能不能先让我带着她洗漱一下。”她拿出装着银子的荷包往禁卫那边塞,禁卫没有人接,更没有谁来理会她说的话。

        周嬷嬷身体僵硬的看着他们离去。

        她没想到青碧这么快就被他们给抓到了,太快了,她都来不及把静妃的吩咐办好。

        周嬷嬷回到寝殿,静妃着急忙慌的问,“怎么样,你有没有警告她?”

        周嬷嬷嗓子干哑,说出来的话宛如是在大石的压迫下挤出来的一样艰难,“我去的时候,她已经被打晕抓了。”

        静妃顿时哑然无声,她抓着周嬷嬷的手,用了很大的力气,“嬷嬷,她不会在陛下那里把我供出来的对不对?”

        周嬷嬷干巴巴的说,“对,她不会。”她的手背被静妃的手指抓出好几个指印。

        青碧是活着被抓了,另一处的太监阿木公公同样也被抓了,只不过他不是像青碧那般活着被抓,而是身体半残的被抓。

        阿木公公在听到破门的声音就知道不好,他立刻咬舌自尽,只是被禁卫给拦下来救了。

        冯公公看到被抓的这些人,目光重点是放在青碧和阿木公公的身上,其余人都属于拔出萝卜带出泥的那点泥,“别让他们死了,他们什么时候死,怎么死,都得陛下开口,陛下只要没说,他们就不能死。”

        禁卫,“是。”

        第二天。

        这跟过去一样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唯一不普通的,便是谢元珣在床上醒了,却没有像以往开口叫人,太极殿中的宫人们都端着各种洗漱用品等着伺候谢元珣,只是谁也没有出声。

        过了一会儿,谢元珣的声音从床帐中传出来,“人都抓起来了吗?”

        冯公公说,“陛下,都抓好了,他们就在殿外。”

        “恩。”谢元珣下床。

        冯公公就见到他的亵裤上有些痕迹,双眼泛着喜色,欣慰的说,“陛下是真的长大了。”

        成年许久·谢元珣,“......”他看了看有些激动的冯公公,最后什么都没说。

        洗漱穿好衣服,谢元珣就随意的走出太极殿,到殿外摆放的大椅子坐下,在他下面的地上跪着众多被抓来的宫人,周围是面容肃色泠然的禁卫。

        谢元珣抬手一指,“把后面的人杀了。”

        刷刷刷。

        一地人就只剩下跪在前面的人还活着。

        谢元珣开口,“知道他们为什么死吗?”他顿了顿,侧头对身旁的人说,“冯伴伴,我是不是变得啰嗦了,以前我杀人的时候没有问过这样的话吧。”

        冯公公微笑,“陛下,你这是变好了,而且他们不忠心陛下,都是该死之人。”

        谢元珣轻哼了一声。

        跪着的青碧和阿木公公的身体在颤抖,如果只是一死,他们不会那么害怕,但谢元珣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对他骨子里的恐惧就油然而生。

        谢元珣问,“说吧,你们都是谁的人。”

        青碧,“奴,奴婢是陛下的人......啊。”

        谢元珣冷笑的一脚将她踢倒,“你算什么东西,凭你也算是孤的人?”

        青碧蜷缩的捂住胸口,很明显谢元珣这一脚用的力气不小。

        谢元珣气息森然,面如阎罗,“来人,把她给我一片一片的刮了,刮好的肉赐给她的家人,让他们全部吃完,一点都不准剩。”

        青碧骇然,她忍着痛的流泪。她被周嬷嬷使唤去提起穆皇后,那是周嬷嬷用她的家人做威胁,她要是不去,她的家人就会死,青碧和家人的关系好,父亲死了,只剩下母亲和一个妹妹,叔父贪图她家的房屋,她会进宫也是为了给她们找一条活路,有皇宫做威慑,叔父就不会想着将她们孤儿寡母给卖了。

        比起周嬷嬷的威胁,眼下谢元珣的话更让她惊恐,“陛下,我说,我什么都说。”她涕泗横流,“我是静妃宫中的人,那天周嬷嬷来找我,给了我一个荷包,那个荷包是我妹妹做的,我认得出来。周嬷嬷说我家人的命都在我的手里,想要她们活下去,只要我照着她的话让宝妃娘娘知道死去的穆皇后,她就会放过我的家人,我只是听她的话而已,我什么都不知道。”

        谢元珣审视她几眼,“把她说的静妃和周嬷嬷带来。”

        他又看向嘴里还在吐血的阿木公公,“你又是谁的人。”

        阿木公公呜呜咽咽的摇头。

        谢元珣,“哦,你不说,看来你也是想被刮了。”

        冯公公上前说道,“陛下,他过去是曾在裕太妃的宫里伺候花草,裕太妃是玉真公主的母妃,有次他伺候的花草让玉真公主闻到生病,裕太妃要将他杀掉的时候,玉真公主给他求饶了,他命保住但也就被贬到杂物处。玉真公主对他有恩,从那之后他也跟公主府的人搭上关系,这次他正是收到公主府的命令。”

        谢元珣掀了掀眼皮,“玉真公主在孤的宫中留她的人是想干什么,窥探孤的行踪吗?还是说是孤的脾气太好,好到让她都忘记本分了?”

        话音刚落,谢元珣就抽出佩刀,一脸冷漠的把阿木公公的头砍下来,人头咕噜咕噜的在地上滚动,血液横流,“把头送到玉真的府上,让她亲自打开看,她要是晕了,就把这东西放到她的怀里,要让她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看到他。”

        有宫人来把人头装到盒子里,无声的端着盒子往后退,又有宫人动作快的清扫地面有血迹的地方。

        等到静妃带着周嬷嬷过来,她们就见到没有了人头,光只有一个跪着的身体的阿木公公。

        静妃摇摇欲坠,周嬷嬷同样很害怕,她的牙齿打着抖,“娘、娘娘,不、不能晕啊。”

        两人过来给谢元珣行礼,谢元珣看过去,“静妃。”

        要是换一个时间和地点,听到谢元珣叫她,静妃肯定会很高兴,但她现在除了满脸恐惧就再也没有其它的想法,“陛、陛下。”

        谢元珣,“认识这个宫女吗?”

        他指着青碧。

        静妃,“不、不认识。”

        谢元珣笑了一声,像一根冰冷的尖针直入她的头颅,“不认识那你还活着有什么用,不认识你就去死。”他又问,“所以你真的不认识她吗?”

        静妃腿软,“认识。”

        谢元珣,“你想干什么,挑拨我和宝妃的关系?真是没想到,后宫中还有你这样的人物。”

        静妃瘫软在地,她不敢辩解,她一开始是想用穆皇后用阀头,让沈菱被谢元珣厌弃,但她的这种做法归根究底确实是在挑拨他们。

        谢元珣冷漠不语。

        “陛下,我不敢了,这些不是我的主意,我也是现在才知道青碧做的事,这一切都是、都是嬷嬷做的,是她在主使。”静妃反手指向周嬷嬷。

        静妃,“我和宝妃无仇无恨,都是她这个老奴才在背后搞鬼,我是无辜的。”

        周嬷嬷不可置信的看着把责任全部推到她身上的静妃,她不敢相信,静妃会抛弃她这个把她从小伺候大的嬷嬷。

        谢元珣,“是吗?”

        静妃,“是的,陛下,你要相信我,我不敢在宫中乱来,是这个老奴才心眼多,我是被她给拖累了。”

        谢元珣,“既然你被她拖累,那你就来把她杖毙吧。”

        静妃茫然的抬头。

        谢元珣说,“你亲自将她杖毙。”

        冯公公让宫人把杖毙用的刑具拿上来,递到静妃的手中,静妃害怕的把手缩回来,冯公公说,“拿稳了,娘娘,她也已经被按到地上,就等着你动手。”

        谢元珣不耐烦的说,“你可以开始了。”

        静妃流着眼泪说道,“嬷嬷,你别怪我,不要怪我,是你的错,你这是自找的。”

        周嬷嬷张嘴,开口想说话,“我......”

        人都是怕死的,周嬷嬷就算再对静妃忠心,在她被静妃为了活命被抛弃时,她心里也有了怨气,明明这一切是静妃的主意,她还劝过她,是她非得一意孤行,最后出事了就把她给推出来,她早该知道她伺候的这个主子是个狠心的人。

        静妃下意识的抬高音量,“嬷嬷,为了我,为了你的后辈名誉,你放心的去吧。”

        周嬷嬷闭上嘴,她知道,静妃这是在拿她的家人做威胁,以往都是她拿别人的家人做威胁,没想到这一天也会轮到她的身上。

        周嬷嬷全家都是丞相府的家生子,他们一辈子从生到死都是丞相府的奴才,只是她能干,又是静妃身边得力的嬷嬷,杨左相为了能让她对静妃死心塌地,一心一意的为她着想,他就做主把周嬷嬷最有读书天分的小孙子向官衙撤销了小孙子的奴契,小孙子就能够有机会考科举。

        她死了不要紧,不能连累到小孙子。

        静妃拿起杖棍打在周嬷嬷的身上,砰砰砰的声响让她的脸发白,她很想放弃,可是周嬷嬷没有歇下最后一口气,她就不能停下,一刻都不能停。

        不知道过了多久,静妃只觉得她的双手都不能要了,周嬷嬷才没有了气息,像一摊泥般的摊在地上。

        静妃模样狼狈,“陛下,她死了。”她双手嘴唇都在发抖。

        谢元珣,“说你是个人物,看来我倒也没有说错,伺候你的嬷嬷你都能亲自杖毙,呵。”

        “你下次要是再去宝妃的面前说些似是而非的话,只要你奴才够多,你尽管去做,但是被我知道了,那么下次躺在地上的就不会只是一个奴才,而是你,听到了吗?”

        静妃畏惧的点头。

        谢元珣抬了抬下巴,“你可以走了。”

        静妃直愣愣的起身,面色茫然,瞳孔无神,回到宫殿后,她才后怕的大声嚎哭起来,“嬷嬷......”

        如果沈菱要是知道她昨晚会睡得那么香,就是为了今天能有更好的精力听一耳朵谢元珣那可以当恐怖故事听的血腥操作,那么她一定不会再睡得那么香喷喷。

        她是睡了一觉,不是又穿越了啊,谢元珣他怎么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搞出这么多的事。

        谢元珣这个皇帝玩的就是和别人不太一样。

        单单就沈菱在长乐宫里听流云说的谢元珣杀的那批人,什么砍人头,什么杖毙,什么鞭杀,她听着就有一种怀疑他杀疯的感觉。

        沈菱的小爪爪拿着流珠给她泡的热茶喝着,多喝点热水总不会有错。

        她看流云停下,道,“你继续说。”

        “是。”流云说,“陛下把静妃娘娘叫了过去,具体说了什么奴婢没有打听到,在陛下御前伺候的人他们的嘴巴都很严,但我有打听到静妃回宫的时候是独自回去的,她身边的周嬷嬷正是那个被杖毙的人,还是被她亲自杖毙的。”

        沈菱,“啥?她把她的嬷嬷杖毙了?”静妃她原来这么虎的吗,恕她以前没有看出来。

        流云看了她一眼,低声说,“听说是陛下让她把人给杖毙的。”

        谢元珣?这个信息有点把她给震撼到了。

        沈菱问,“知道原因是什么吗?”

        沈菱身边的大宫女是流珠,流珠相当于她的私人管家,流云最初只是一个小宫女,她做纸鸢的技能入了沈菱的眼就被提拔到她身边伺候,流云慢慢的就成了沈菱的耳报神,总能知道宫中的不少事。流珠见流云能讨沈菱欢心,再加上人又不是个坏的,对她也尊敬,流珠就把流云带到身边,成为第二个在沈菱这里出场机会多的得用宫女。

        流云说,“娘娘,宫里有人在提起穆皇后,你也是听人说才会知道她,陛下杀的那批人就是在宫中提起过穆皇后的人,而最开始说的人就是被周嬷嬷派出来的青碧说的,那些胡言乱语就是想让你和陛下生分,只是陛下真知灼见,有一双火眼金睛,识破了别人的阴谋,找出罪魁祸首,静妃要是不亲自杖毙周嬷嬷,那她就是和周嬷嬷一样是主谋,为了撇清关系,她只能把人给杖毙。”

        沈菱想静妃舍弃了周嬷嬷,那就真的是断了她的左膀右臂,周嬷嬷能够背着静妃这个主子胡乱下决定,沈菱是不信的,比起周嬷嬷,沈菱更相信那些话是静妃点头命人说的,周嬷嬷就是一个背锅侠。

        静妃也是够狠的,弃车保帅这一手玩得是溜溜的,别说什么周嬷嬷只是一个奴才,就算养只宠物养久了也会有感情,更别提周嬷嬷还对静妃很忠心,什么事都为她着想,结果这一出事,静妃就亲自杖毙了周嬷嬷。

        这只能说静妃对周嬷嬷的在意程度也不过如此,也许在静妃看来,周嬷嬷那样的奴才多的是。

        静妃她对周嬷嬷就是这样的态度,她难道就不怕寒了其他跟着她的宫人吗?

        还是说,静妃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她是被谢元珣找过去然后给吓得惊慌失措就走了条死路?沈菱又喝了一口热茶,这不是没有可能,谢元珣就跟教导主任一样,谁见到都会害怕,尤其是对心虚的人,那是会产生杀伤力100%的buff。

        沈菱沉思,还好她从来都不怕老师嘿嘿。

        谢元珣给静妃来了这么一出,静妃就算不彻底废了也会焉掉安静一阵。

        “唔?”沈菱怎么感觉,谢元珣好像是把她的戏份给抢了,按理来说,这是静妃在暗戳戳的对她搞事情,那就应该是沈菱来反击,结果事实是谢元珣雷厉风行的把静妃搞了,她这个正主还是从流云的嘴里听到事情的经过。

        不过不用自己操心,沈菱也不会跑出去怪他多事。

        流云巴拉巴拉的说,“娘娘,你是不知道,江婕妤这次都没有去找静妃,以前江婕妤最喜欢去静妃的宫里了,静妃大方,江婕妤去一次,都能得到不少好东西......”

        沈菱砸吧下嘴,将最后一口茶喝完。

        ——她那不是大方,是冤大头。

        ——而且不是我小看静妃,她还真的是斗不过江婕妤那个心眼多的。

        流云,“御膳房总管他看着严肃,说话一板一眼,其实这都是他装的,他的心思很纤细的,我曾经有次到御膳房,不小心看到他站在存放牲畜的地方悄悄的抹眼泪,还听到他说什么一路走好,下辈子投个好胎......”

        沈菱,“......”

        ——不是吧,这个御膳房总管来谢恩的时候我有见过他,他长得虽然胖一点,但还是能看出他的身体有肌肉,有力气,不然也端不起锅铲,结果你告诉我,他外表是个胖肌肉男,内心却是一个会四十五度角望天的林妹妹?

        ——这反差也太大了。

        流云,“兽园那边,有一个姑姑喜欢找别人借银子,每次借了还不会还,周围人都被她给借怕了,别人要是找她还银子,她还会发火不悦......”

        沈菱点头。

        ——我懂的,借钱的时候别人是大爷祖宗,还钱的时候她就是祖宗大爷,别人是孙子了。

        流云,“还有呢,乐宫有一个异军突起的主事,只不过他是专门写话本,手里管理的人也是干这一行,写出来的话本让人看了都想再看一次,那些伶人除了跳舞的,别的都等着用他的话本来上台表演......”

        沈菱默默的看向嘴巴叽叽喳喳没有停歇的流云,大概是她的视线太过火热,流云疑惑的问道,“娘娘,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沈菱,“没什么,只是觉得流云你知道得好多。”

        简直就是宫里的一个八卦集合处。

        流云搓了下手笑了,“我这都是家传的本事,像我爹,当初他还没有去世的时候,方圆几条街就没有我爹不知道的事情,像什么别人有没有偷情,是不是窃取的别人财产,朋友会不会在身后下黑手等等这些事情,只要找我爹,他什么都会说。”

        沈菱愣住了,她诚恳的问道,“流云,你爹是怎么死的?”

        流云,“病逝的。”

        沈菱沉思,原来不是被人套麻袋打死的啊,她还以为......咳咳咳!

        沈菱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有地位,流云有素材,她是个找八卦干狗仔的好料子,乐宫那边也能够找人润笔,不如她办一个娱乐报纸怎么样?

        大梁朝有官方报纸,就是邸报,不过这上面都是讲的朝廷正事文书,这也是用来官员看,女子想要看邸报,那是在想屁吃,顶多是能够看个话本,请戏班子到家听戏,别的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

        沈菱琢磨着,她这个主意还不错,沈菱说道,“流云,你去把纸笔给我拿过来,我把你知道的事记下来。”

        流云笑了,“娘娘你记这些干什么啊,你要是想听,我给你讲就是了,你要是想记下来,你的手会写累的。”

        沈菱,“我自然是有大用。”

        流云只好把沈菱要的纸笔拿来,沈菱把纸铺平在桌上,大笔写上《大梁朝新事周报》几个字,又觉得大梁朝加上去太官方,她就把它给划掉,变成《新事周报》,寓意就是讲新鲜事、新奇事的报纸。

        流云,“斤丁周又。”

        沈菱,“什么斤丁周又?”把流云的话分开读,她知道是什么意思,组合到一起,她就不明白了。

        流云指了指沈菱在纸上写的那四个字,“就是娘娘你写的啊,斤、丁、周、又!”她说一个字,就会把手指移到那个字的下面。

        沈菱,“......”这没文化是真可怕啊,新事周报给读成斤丁周又,认字认半边是刻进身体里的基因了。

        沈菱说,“它们是《新事周报》,你只念对了一个字。”

        流云激动的说,“是吗,我还念对了啊!”

        沈菱看她。

        ——姑娘,你这语气听着有点不对劲啊,怎么你比我还要意外?

        “你可以开始说了。”沈菱低头准备开始写。

        流云不明所以,但她还是听从沈菱的吩咐开口说了起来。

        越写,沈菱的表情就越纠结,这流云知道的事是不是太多了,她想了想,还是说道,“陛下那边的事,你不要去打听,离太极殿远一点。”

        流云听了直点头,“我不会的,陛下那边的人,嘴巴都很严,他们睡觉都不会说梦话。”

        沈菱,“你呢?”

        流云,“我睡着了,我不知道会不会说,但过去我有时候早上起来,脸上会有点肿,可能是被蚊子叮了吧。”

        沈菱,“......”

        ——不,我觉得你是被人打的,不然脸不会肿,你这倒霉催的也不想想别人的脸怎么不肿,就你的脸肿?

        她拍了拍流云的肩膀,感叹的说,“你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竟然没有被打死,奇迹。

        流云,“啊?”

        捣鼓了一阵,沈菱就做出一份文风和格式较为粗糙的报纸,她看了还挺满意,本来是想从乐宫叫来几个笔杆子照着这写出模板然后再印刷出来,只是她看这上面的内容,虽然是八卦,但这也是宫里的八卦,还是先拿着去问一下谢元珣看能不能印刷出来,她可不想到时候被封,保险至上。

        沈菱揣着报纸就往太极殿去了,过去的时候她还以为这边会是血山血海的场景,没想到完全不是,地面很干净,要不是她从流云嘴里听到谢元珣做过什么,她是真的不会认为谢元珣在这里杀了人。

        然而!

        沈菱下一秒就见到谢元珣杀人了。

        ——打脸来得太快,龙卷风都追不上这速度。

        ——你特么还在杀,这都中午了,你真的确定你没有杀疯吗?

        谢元珣同时抬头看过来。

        沈菱浅笑,心底又在犯嘀咕:

        ——你这是什么听力,我和你隔了这么远,你都能知道我来了,我的脚步声应该是挺轻的啊。

        沈菱慢条斯理的走近,然后她才发现不是谢元珣在杀人,而是他看着别人杀,一个宫人被捆绑着,沈菱目光在绳索上面扫了扫,这个宫人的脸上放着湿纸,旁边有人一张一张的放上去,放了有四张,他已经憋气憋得不行。

        沈菱屏住呼吸,很难受,她才憋了一会儿胸腔就跟要爆炸一般,有团火不上不下,在身体里到处乱窜。

        谢元珣,“你在看什么。”

        沈菱,“捆绑束缚......不是,我是在看他是谁。”呼,差点说出会被和谐的话了。

        谢元珣,“被人收买的探子。”

        沈菱,“谁收买的?”

        ——谁的胆子这么大,敢在有你的皇宫中收买人,是匹狠人。

        ——我挺好奇的。

        谢元珣说,“不知道。”

        沈菱:“???”

        ——你不是说他被收买了吗,怎么不知道他是被谁给收买的?这问题很严肃啊,不查清楚要是那人再继续收买人怎么办?

        谢元珣说道,“被收买多少,我就杀多少,总会有人怕了,不敢再被收买。”

        沈菱觉得她的担心是多余的,谢元珣是占据着绝对地位,别人想收买人,肯定是会花大价钱收买,辛辛苦苦的费劲,谢元珣一声令下,这些功夫都会白费,蝇营小道,只敢藏在暗处罢了。

        沈菱感慨。

        ——这就是一力破万法,一力降十会。

        ——来得再多,都是白给。

        沈菱,“你给他一个痛快吧。”反正都快死了,这个时候再折磨他,他的意识也感知不到,她不会求情,被收买了就是背主,是间.谍,有多少人是一个不慎就被间.谍卖得头破血流。

        谢元珣,“哦。”他动手,一刀把这人给杀了,脖颈划破的血流下来掉到地上,就有宫人默不作声的来清扫,再把死去的人给拖走。

        沈菱,“......”为什么你这么的乖乖听话啊我擦!

        沈菱拿出报纸,“陛下,你看看,这上面的内容可以印刷出来吗?”她又想起刚刚谢元珣杀的那人是被收买的探子,问道,“这会泄露你的信息吗,对你有影响吗?”

        要是会的话,她就不弄了。

        谢元珣,“不会。”

        沈菱提起来的心顿时放松下来。

        谢元珣说道,“这是谁写的?”

        沈菱眼睛亮起,他这是觉得内容不错,要夸奖人吗,“陛下,是我写的。”

        谢元珣,“你的字连孤幼时写的都不如,太丑了,你真的是用的手,而不是用的脚吗?”

        沈菱,“......”眼里的光咻的一下灭了。

        ——呵呵,下次我就给你拿一份用脚写的报纸给你看,让你闻一鼻子的脚气!

        ——我写得真的很难看吗,流云不是说我写得很漂亮吗?哦好吧,我忘记她不识字。

        谢元珣看向冯公公,“把我小时候的笔墨找出来。”

        冯公公领命亲自去找。

        他又对沈菱说,“从今天开始,你就照着我的笔墨练字,每天练十张,我会检查,不准偷懒,至少要有两个字合格,要是达不到要求,你就重新练十张,直到把我的要求达到,后面我会根据你的练习程度逐步提高要求,如果不行,你这双手就可以不要了。”

        沈菱抽了抽嘴,虽然知道他是为了她好,但他为什么要整得这么的斯巴达,这么的中二反派?!

        她忍不住问,“难不成你还会砍掉我的手?”

        谢元珣,“会啊,砍下来放坛子里。”

        沈菱,“......”

        ——尼玛啊,你当你这是在泡酸菜吗,还放坛子,你怎么不放上天?

        沈菱扯他袖子,“你还没有说我可不可以印刷。”

        谢元珣,“可以。”

        ——好耶!

        谢元珣瞅了她一眼,他同意她就这么高兴?

        谢元珣难免嫌弃的说,“你以为这样的东西,就能够泄露我的信息,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别人收买人,那是想知道我的行踪,不然就是想谋划从我这里得到好处,你这是什么,御膳房每天做多少膳食,你怎么不写本菜谱,还有这什么宫女从密友到关系不和,谁会关心?”

        沈菱一下就气乐了,咋地,感情她的报纸一点闪光点都没有啊。

        沈菱硬声硬气的说,“你觉得不好,不代表别人会这么想,再说了我这又不是邸报,就算是弄些芝麻小事,那也有的是人会喜欢看。”

        谢元珣,“你生气了?”

        沈菱大呼小叫,“哎哟,陛下,你看出来了啊,啧啧啧不得了呢......”

        谢元珣面无表情的用手揉了一把她的脸,“就你话多。”

        沈菱,“......”

        ——你你你你你偷袭!

        谢元珣看她:不偷袭你也打不过。

        沈菱把谢元珣手中的报纸拿回来,“我走了。”

        谢元珣叫住她,“等等。”

        沈菱哼唧,“怎么了。”难道是想让她留下来陪他吗?嘿呀不行呢,她现在是有正事要办,不像他有那么多的空闲时间。

        谢元珣说,“你忘记把字帖带上了。”把谢元珣幼时笔墨取来的冯公公恰到好处的对她微笑。

        沈菱,“......”

        ——你特么真的给我布置了作业,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