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言情 - 暴君的戏精皇后在线阅读 - 第18章

第18章

        沈菱面无表情的和读作“大将军”,写作藏獒的大狗狗对视着,在蒋氏那里凶得一批的大狗狗同样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不,它还是有的,沈菱似乎、仿佛、好像、大概、也许从它的眼睛里看到了亿丢丢的蔑视神态。

        “......”沈菱咽口水。

        她掩在裙摆下的腿轻微的在打颤。

        这大狗狗好特么的高啊!都有她的腰高了!

        谢元珣摸到大狗狗的脑袋,它的眼神立刻就变了,变得顺从臣服。

        “......”沈菱的脸一言难尽,大狗狗竟然也会搞区别对待?

        谢元珣骨节分明的手指摩挲着“大将军”藏獒脑袋上的纯黑毛发,余光看到从它被送上摘星楼后就站着没动的沈菱,问道,“不过来吗,你不是说想要当面感谢它吗?”

        沈菱深呼吸。

        ——它不是什么好玩意,你这个大狗子,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我可太惨了!

        沈菱试探的说,“陛下,我就站在这里看就好了,它是陛下你封赏的‘大将军’,我一个后宫女眷,还是得和它保持点距离。”

        反正谢元珣给藏獒大狗狗取了大将军这个名字,沈菱就生拉硬拽的往这种妃子将军不宜结交的方面瞎扯。

        谢元珣:“可我想让你过来摸它。”

        沈菱:“……”她不想。

        谢元珣,“你不动,难道是你害怕大将军?”

        沈菱点头,“怕的怕的。”

        谢元珣说,“你多见见它,见多了你就不会怕了。”

        ——你又不按剧本走!这个时候你不是该说既然我怕,就让我不用再见它吗?

        沈菱小声的说,“我怕,陛下……”

        谢元珣倏地皱眉,说,“你怕它不行,站在我身边的妃子怎么能够胆小怕事,真的要是如此,那想来这人也不该存在,宝妃,你说是不是?”

        沈菱想扇他一巴掌。

        谢元珣这话不就是想让她在死和活这两个选项中选择吗?沈菱真的是受够了这种在他身边战战兢兢,晚上都睡不好觉,白天也吃不好饭,整日心情忧郁,身体提不起劲的黑暗日子......

        谢元珣:???

        这说的是谁?

        沈菱整了整衣袖,抬头,表情严肃的说道,“陛下,你说得对,胆小的人不配待在你身边。”死和活之间,她当仁不让的选择了活,她把手放到藏獒的头上,面上淡定,心中一个劲的在默念:

        ——这是小狗这是小狗这是小狗这是小狗......

        谢元珣看她,这个时候他忽然有些不明白沈菱到底是胆大还是胆小了,要说她胆大,怎么现在让她摸一下“大将军”她还要掩耳盗铃,把大将军当成是小狗?可如果说她胆小,当初他带沈菱到兽园看神兽时,她又一点不害怕,反倒是觉得神兽很萌,很可爱。

        沈菱摸了几下藏獒大狗狗的皮毛,手感还不错,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不能怪她害怕,主要是大狗狗它长得太高太雄壮了,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它一口就能够把她给咬死。

        在面对这样能够轻易把她给杀死的存在前,沈菱的心里自然就发虚了。

        什么?问她为什么在谢元珣面前不害怕发虚?

        沈菱想说她怕极了好吗!只是她一直和谢元珣相处时都是在给他顺毛捋,坚决不和他发生冲突,更重要的是......

        谢元珣他能听懂人话!而“大将军”它只是一只动物,一只狗狗啊,再有灵性它也不能和人沟通交流。

        谢元珣说,“你养着它如何?”

        这话他就是突然心血来潮说的。

        沈菱表情凝固,她含蓄的回道,“我的宫殿没有适合大将军住下的地方,而且它被你养得这么雄壮威武,我也没有养它的经验,所以还是算了吧。”

        ——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养的。

        ——绝对不会养!

        ——它这么大一个体型,我摸几下还行,真的要是带回长乐宫,我会哭的。

        谢元珣迟疑道,“你不觉得它可爱吗?”

        他看着沈菱的表情有点疑惑,她想养神兽,为什么就不想来养“大将军”?难道是因为大将军的皮毛是纯黑色,神兽的皮毛是黑白两种颜色,只少了一种颜色她就不喜欢?

        沈菱被谢元珣的话给噎住一瞬,“......”

        ——可爱?

        ——是可怕才对,你这个无情的大狗子到底是想对这么柔弱的我做些什么!

        ——做你的女人,可太难了。

        谢元珣被沈菱的话给逗笑了,既然她不想养,对“大将军”这么抗拒,那就不养吧,反正她想养的神兽也被他给杀了。

        谢元珣:“不养就不养,给你养我还担心你会把它养丑了。”

        沈菱,“......”

        ——那你还对我问问问问,你问个啥,问个毛线问个寂寞啊!

        ——你这个辣鸡大狗子!

        两人就这样在摘星楼待到了晚上,摘星楼建得很美,飞檐翘角,雕梁画栋,仰头就能够看到满天弥漫闪烁着璀璨光芒的群星,遥遥的聚拢成为一条广阔的星河,看得久了,只觉得心神都要被收纳进这片星河中,心旷神怡,满身震撼。

        沈菱眼眸流淌着喜爱的看着星河,她情不自禁的说道,“真美啊。”

        没听到谢元珣的声音,沈菱转过头,她就对上了谢元珣看她的目光,朦胧的灯光和群星撒下来的光辉更加凸显着他的肆意气质和棱骨分明的五官,沈菱的心跳不禁加速跳动了几下。

        谢元珣没移开视线,“确实是很美。”

        沈菱耳朵一热,她别开眼,难得的有些害羞,这股羞意大概是被这个场景给渲染出来的,“陛下,我哪有你说的那么美。”虽然她确实是很美,每天梳妆照铜镜的时候,她都会被镜子中的自己给美到。

        谢元珣神情一顿,幽幽的说,“你想什么呢,我说的是天上的星河美。”

        沈菱,“......”

        就、就很突然。

        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一脸冷漠,“哦,我也是说的星河。”只要她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会是别人!

        ——大狗子,你是真鸡儿不行。

        ——你如果不是皇帝,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谢元珣笑了一声,他冲着她伸手,沈菱走过去,把手放到他的手中,咬牙想道:

        ——我只恨我不是天生神力,是的话我就能把你这个大狗子给捏碎,将我刚刚的黑历史给永远掩藏掉。

        ——拼爹,我爹拼不过,拼娘,娘也拼不过,唉。

        谢元珣搂着沈菱,沈菱自然的在他怀里找了一个好角度靠着,没办法,她被他抱太多次了,这找舒服的姿势已经成了一个隐形习惯。

        他抬起手,手指在沈菱的眼角摩挲,然后滑到她的眼皮,又到她的眼睑,动作温柔斯文。

        沈菱一个激灵,有些发毛,他该不会是要挖她眼睛吧!

        谢元珣就这样摸她的眼睛摸了有半刻钟,沈菱都木然了,“......”他要是再不停下来,她的眼皮都要被他给摸秃了啊!

        终于,谢元珣把手拿开,沈菱松了口气,她眨了眨眼,很好,眼睛的各种功能没有坏。

        “陛下,你......唔!”

        沈菱剩下的话被谢元珣用嘴堵上了。

        他的嘴唇贴着她的唇瓣,不留一丝缝隙。

        沈菱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不是震惊谢元珣亲了她,而是——

        她的嘴好疼啊!

        谢元珣是突然把她拽过去亲的她,她柔软的唇瓣和他牢固的牙齿进行了一回真实的碰撞,疼,太特么的疼了。

        ——好想流眼泪......

        谢元珣松开她的嘴,挑眉,只不过是亲了她一下,她就这么感动得想哭?他盯着她看了半晌,嗤笑,这就是先帝喜欢做的男欢女爱的事情?

        他嗓音刻薄道,“男女之事,也不过如此,乏味,无聊。”

        沈菱:“???”

        沈菱顾不得安抚她被撞疼的嘴,她睁大眼,手指先是指着谢元珣,然后又指向她自己,道,“陛下,你是说,我和你的亲吻是乏味、无聊吗?”

        谢元珣随意的颔首,“恩。”

        沈菱,“......”

        ——和我这么一个大美人亲吻,你竟然用到了乏味、无聊这样的词语?

        ——这真是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而且你那是叫亲嘴吗?你那是在撞嘴!靠不行,我非得让你收回说和我亲嘴是无聊的话。

        谢元珣,“......”她想让他怎么收回?

        沈菱说,“陛下,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谢元珣,“哦?”

        听到他的这声“哦”,沈菱手痒想锤他。

        ——哦什么哦,搞得好像是我欲求不满一样,明明我只是想让你纠正你对亲吻的印象......

        ——咦?

        ——咦咦咦!

        沈菱在心底惊呼了好几声。

        谢元珣侧目,蹙眉,她是在惊讶什么?

        下一秒他就得到了答案。

        ——他亲我的时候亲得那么粗鲁,他,他他他他该不会是没有亲过人吧!

        谢元珣,“......”

        他脸一沉,看着她的眼神危险了。

        沈菱浑然不知谢元珣的变化,她仍在心里面刷屏:

        ——仔细想想,这不是没有可能......

        ——我之前侍寝,也只是被他抱着睡,他没有碰我,如果这可以说他是不近女色,清心寡欲,虽然有些不合理,但不是不能接受,但现在他这就出格了,他竟然不会亲嘴?!

        ——哦呼!

        ——他,一定是个处男,所以才会这么单纯,认为嘴碰到嘴了,就是亲吻。

        沈菱眼里不由得浮现出怜爱,没想到啊,没想到谢元珣还是一个处男!沈菱正要安慰他,她就看到他凉凉浸骨的眼神,沈菱咽了咽口水,二话不说就把眼里的怜爱给按回去。

        她忘了,谢元珣他就不是一个会和怜爱这词搭边的主。

        沈菱前倾过身体,缓缓的靠近他,嘴唇碰到他的嘴唇。

        谢元珣冷笑,她这不是跟他亲的时候一样吗......吗?不,这还真的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