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沐阳在线阅读 - 第53 真不巧

第53 真不巧

        陆景镇附近有二三十个乡村,总共十多万人口,是个人口大镇。

        临近过年,今天又碰上每隔两天的赶集日,街道上熙熙攘攘,人山人海。

        但他们镇的集市占地面积不大,就三条几百米长,宽十几米的街道,街道两旁就是宽五米长十八的楼房,各户挨着连成一排,一楼可当铺面。

        沐阳开着奔驰g500缓慢驶进乡镇街道,江南省的车牌子,霸气的车身,am666y连号车牌,还是引得街上的村民关注。

        宋雪露带回家的行李不少,需要把车开到家门口。

        到家之后,两人就知道无法隐瞒两人的关系,上万块的笔计本电脑、几千块的手机、饰品,除非宋雪露假期期间不用,她父母见多识广,总会问她哪里有钱买这些物品,以宋雪露的老实性子,没法在精明的父母面前隐瞒。

        不过,她也不想隐瞒,父母知道就知道呗。

        近乡情怯,宋雪露比沐阳更想回家,更激动。

        她是第一次出省,常常念家,而沐阳思维里已经习惯在外省了。

        宋雪露透过车窗,欣喜地观看车外的闹市:“阳阳,衣锦还乡是什么感觉?嘻嘻。”

        “说实在的,没什么特别。”回到家乡前,沐阳一直没有这种想法。

        雪露这么一问,他脑海回忆起前世。

        一般人希望自己表现得很好,再回到家乡。

        因为家乡好像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多年以来的表现。

        沐阳前世刚毕业时,也会这么想,一定要出人头地,混出个模样,回家不能被人看贬了,否则父母也就同样被人看贬。

        前世14年买车,过年开车和媳妇回家,开始一两年还有点虚荣心,那会村里有车的还不多,有车过年总感觉有些优越感。

        村里人都会问他在外面薪水多少,过得如何,在哪买房了。

        后来收入渐渐高了,总算混出个模样。

        春节再回到老家,不会拿收入和车来对比,那时候沐阳已经看淡了,所以谈不上优越感。

        他那时已经懂,过得比他们好的,多的去了;

        比他们过得差的,也是非常多。

        人活一辈子,什么都拿来对比,真的很累,自己感觉过得好就行。

        他那时候更在意的,父母每年白发和皱纹剧增,身体每况愈下,而自己一直没有孩子,也没法陪伴在父母身边。

        在前世,沐阳已经实现过别人梦想的快乐,如今更是提前过上了曾经希望的生活,毫不在意“衣锦还乡”这件事了,故没有什么特别的喜悦,也许是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而已。

        他喜悦,并不是衣锦还乡,而是回到家里了,能和家人团聚。

        他开着车,在观察车外的喧闹;

        车外的人,也在看他。

        快过年了,从村民喜悦的脸上可以看出来,处处都是喜庆。

        街道两侧路边,村民把家里的特产拿出来卖,粽叶、自家种的青菜、山药、土鸡土鸭、莲藕、黑皮甘蔗、花生、红薯干,也有商贩卖的糖果饼干、淡水鱼、对联以及其它年货。

        街道两旁,全是这些摊位。

        在镇上卖的年货档次很低,特别是糖果饼干,几块钱一斤,很多是用来拜佛上香用的、或拿来送礼,味道真不好。

        他们镇没有大超市,镇上最大的超市,面积不到一百平方,想买好的糖果得到市里才买得到。

        但镇上卖的本地产年货的确是非常便宜,这边土鸡十三块一斤,在江南省得三四十块,而且还难找货源。

        水果更是便宜,但到年还是比平时稍贵一些,砂糖桔两块五一斤,甘蔗六毛一斤,香蕉一块,品相好的苹果不到五块。

        猪肉全国各地价格相差不大,这年头五花肉已经卖十多块了。

        一会后,车子停在宋雪露家门前。

        97年的时候,政策允许,镇上开发卖地皮,80平方地,宽5米,长16米,已经打好地基,当时卖二万多块钱,岳父岳母凑钱买下其中一块地,然后自己再花钱盖了两层小楼。

        一楼共三间房,面对街道的最大房间可做铺面,中间是洗手间和楼梯,楼梯下当做厨房,后面一间作客厅。

        二楼共三间卧室,还带一个沐浴间。

        这种结构的楼房,在城镇很普遍,而且是各家连成一片,有钱的就盖三四层。

        岳父和岳母都上班,做生意不合适。租出铺面会影响家人生活,而且租金也不多,故没把租面出租。

        宋雪露的外公外婆在农村住,在镇上住不习惯,目前宋雪露家就一家三口住。

        此时,家大门却是关闭,宋雪露拍打大门一会却没人开门,只好打开行李箱,找了半天才找到钥匙。

        沐阳还以为她要给父母打电话开门:

        “你上大学还带家里钥匙呀?”

        “嘻嘻,当时出门才发现带了家里钥匙。”

        宋雪露得意地晃了晃一串钥匙,打开小门,沐阳把车上宋雪露的行李箱搬下来,还有送给她家的年货。

        “雪露,我先回去了,再不走,你爸妈回来,我就尴尬了。”

        “嘿嘿,现在你知道怕了呀!”

        “倒不是怕你爸妈,只是担忧你,如何跟父母解释。”沐阳打算过几天再上门,倒不是逃避这事。

        岳父岳母只有她一个宝贝女儿,骂都不舍得骂,更不用说打了。

        但大一就谈男朋友了,还是会批评一下。

        但对沐阳,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偷偷摸摸就把他们家绵羊给偷走了,心情不会好到哪里去。

        沐阳正准备出门,看到一位青年妇女,身高165,皮肤保养得很好,韵味十足,面相跟宋雪露很像,心疙瘩跳了一下,还是上进打招呼。

        “张老师,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咦,你这土鸡不错,眼光真好!”

        “你,你是沐阳?”

        张萍突然被人夸得有些猝不及防,但还是露出温馨的微笑。

        她刚去买土鸡,提了两只回来,刚到家门,看到门前停了一辆车,江南省的车牌,认得是奔驰车,但值多少钱就不知道了。

        好奇谁停车在她家门口,而且还是外省车,这不是女儿读大学的省份嘛。

        看到家门打开,难道女儿回到家了?

        之前女儿说晚些回来,说是这几天,但没说具体哪一天。

        刚走进门,就碰上一男孩,穿休闲衣服,长得挺帅气的,有些印象,和女儿初三同一班,那一年同时考上县一高的,就8个学生,其中还有2个是复读生。

        学校每年都有中考分数榜和录取榜,作为老师,还是女儿那一届,她是记得那几个学生名字的。

        假期期间,女儿时不时地和初中同学聚会,就有沐阳的影子。

        “张老师真是好记性,还记得我呀!”沐阳笑呵呵。

        “妈,你回来啦。”宋雪露有些尴尬黏上来,抱住母亲的胳膊。

        宋雪露眨眼,沐阳机灵,说了句:“张老师,雪露,我有事先走了。”

        事前有心理准备,但真碰上了,而且很突然,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腹稿都忘记了。

        沐阳打开车门,发动车子,离开此地。

        张萍被闺女黏,放下手里的鸡,也怕鸡弄脏女儿的羽绒服。

        看到沐阳开车离开,有些疑惑不解:“雪露,沐阳开车送你回来了?

        我记得他家是农村的吧,都开车回家了,他不是学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