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沐阳在线阅读 - 第52章 那年的家乡(求月票)

第52章 那年的家乡(求月票)

        第二天早晨,暖阳光线透过玻璃窗,射进被窝,宋雪露发现自己趴在沐阳身上。

        沐阳还是没有突破敌人的防线,只是占领了某两处高地和平原。

        早上八点多,两人吃过早餐,检查车上物品后,沐阳重点检查轮胎是否有尖物,启动车子行驶了一会后,发现四个轮胎胎压2.5,还行,毕竟车子重胎压高些。

        如今,过年走高速可不是免费的,回家的路约1600公里,走高速也要开18个小时,没有手机导航。

        幸好,奔驰车上安装有导航,两人走的是高速。若是走国道省道,只信导航的话,不知会钻进哪个旮旯。

        他驾驶证刚拿,未满12个月,按规定是不能上高速的。

        被交警逮住了就是扣钱,沐阳有经验,实际不算是新手了,要不然,他是不会上高速的,害人害己。

        他车上也没贴新手贴,贴新手贴上高速,岂不是告诉交警未满12个月就上高速嘛,这种事多的是。

        实际上,过年了车多,也很有交警查这个。他肯定不提倡新手开车上路,非常不安全,真要上,最好有一年驾龄以上的副驾陪同。

        沐阳提前计划好回家的路线,早上九点前出发。

        开车回家的心情很兴奋,路途遥远,沐阳开车不急不躁。

        开着音乐,哼着歌,时不时地和坐在副驾驶室上的宋雪露聊聊天,说下路过地方的特色。

        从小区绿园出发,上省城绕城西复线高速,长深高速,溧宁高速,杭长高速,穿过鄱阳湖。

        累了进服务区歇息,还能躺在宋雪露大长腿上,让她帮按摩做眼保健操。

        新车磨合,沐阳也不敢开太快,时速稳在90-100之间。

        起速是快,但车身太大,呼呼声很明显。

        车身也比较宽,超速过大车时,都要注意。

        沐阳让宋雪露坐到后座位躺着睡却不愿意,说怕他开车疲劳容易分神。

        实际上,沐阳开了几个小时长途车,哪怕是豪车,也有些疲劳,屁股开始发疼,腰开始发酸。

        过了沙城,沐阳手有些发酸了,建议道:

        “路过衡山,这个时候估计山上冰雪覆盖,要不要去玩一趟。”

        “你开车不累么,要不算了吧。”

        “没事,一直开车才会累,带你去逛逛。今晚就到衡山了,明天我们玩一天,后天能到家。”

        “那好,听你的。”宋雪露也发觉沐阳开车时不时地扭动腰和脖子,知道他真的累了。

        她没开过车,不知道开长途车有多累。

        从h城到衡山990公里,要开11个小时,沐阳开车很悠,白天开三个小时左右就进服务区歇息下,同时加下车油,车子实在太耗油了。

        晚上十一点多钟时,才到衡山,中途歇息次数不多,累积时间不长,这速度算快了。

        两人在附近酒店入住,吃点夜宵,开了一天车,不说手酸,坐得屁股都疼。

        睡了一晚,第二天又精神饱满,一起爬衡山。

        这几天山上下冻雨,路很滑,买了雨衣和防滑鞋套。

        山上白雪茫茫一片,第一次看很震惊,很兴奋,但看多了感觉每处风景都差不多,都是白茫茫一片,视觉疲劳。

        玩了一天,第二天早上继续出发回家。

        泉南高速,路直,也很宽,开车很舒服,但就是开得太舒服了,反而容易疲劳。

        很多货车司机,晚上车辆较少,喜欢开夜车,没有多休息,早上继续开,想趁着早上车少,车速能快些,早点到达终点卸货。

        “啊,小心!”

        突然间,宋雪露一声惊叫,脸色迅速发白。

        沐阳视线一直看前,反应迅速,赶紧轻轻连点刹车,车速慢慢降下来,同时打开双闪。

        他刚才也看到了,前方一百米处,一辆时速约一百的大众轿车正准备从快车道超车越过拖挂车时,拖挂车突然左摆,越过实线,把轿车给擦到了。

        轿车瞬间失控,弹出拖挂车撞到高速左边的栏杆,擦了几十米远后,稳住车身,然后慢慢驶到右边慢车道,开双闪停了下来。

        而拖挂车可能没有注意到后方出了事故,已经开远了。

        沐阳慢慢驶过事故车,听到轿车司机破声大骂“艹尼麻的”,人已经下车,看来人员没事。

        刚才他远远就听到车祸司机大骂声,骂得很难听,换作是他也会吧,这得多窝火呀。

        幸好,那轿车不是被大车压到车轮下。

        沐阳当时在后方看到时,手心都出汗水了,前世开车好多年,这第一次碰上这类事故。

        “阳阳,好危险哦,人应该没事吧?”

        “人员应该没事,车上只有司机,已经下车了。”

        “我们要不要帮报警?”

        沐阳摇头,继续开车:“不用了,轿车司机既然安全了,自己会报的,那拖挂车司机应该是走神了。”

        他自己把车停下来也不安全,刚才那段路可没有紧急避险车道。有时候,这种事好心帮忙,极有可能会酿造成更大的车祸事故。

        实际上,沐阳也没有处理过这种事的经验,只能帮报警。

        “货车都跑了,好没素质呀!”

        沐阳评价道:“货车司机应该是没注意到,十几米长的拖挂车,盲区很多,不注意看是不是会知道的。

        货车全责,跑不掉的,有摄像头。真出严重事故逃逸,罪加一等。”

        宋雪露拍拍胸膛:“开车好危险呀,我都不敢学了。”

        “也不至于,注意点就行。

        刚才的轿车司机,也是没有经验,之前跟在拖挂车的屁股后面,还跟得很紧,要超车时,才走快车道,拖挂车司机估计有些疲劳,没有注意后面有车,估计他的副驾都睡着了。

        不管怎么样,开车通过这种大货车时,先要看清货车走线是否左右摆。

        如果是,司机多半走神了,一不小心就越过实线了,那就暂时不要超速,开下双闪提醒一下,也许货车司机能注意到后方有车。

        确定要超车时,果断加速超车,但不能猛踩油门,容易出意外。”

        沐阳边开车边讲开车的一些注意事项,宋雪露饶有兴趣地听。

        接下来的路段,开车非常顺利。

        下午五点时,已经到陆景镇。

        陆景镇离省城市区还有三四十公里,这边地形多是丘陵,六分地三分山一分水。

        陆景镇就是沐阳的家乡。

        宋雪露家住在镇上,沐阳家在农村,双方相距十里路。

        下了高速收费站,离城镇还有十公里路。

        省道两旁大多是甘蔗地,此时正是收割季节。

        看到熟悉的村落,熟悉地道路,沐阳有些激动,但更多的是复杂的心情。

        沐阳开车时速只有四五十公里,慢悠悠地回忆09年初的时候,家乡这片地方的变化。

        路边有一片工业园区,归属省城管辖,后来发展十多年,变化真的很小,入驻的企业没有高科技行业,都是一些小打小闹的食品公司、钢结构工厂、或代工厂。

        绿城工业不发达,留着这一大片平地区域,离省城市区不算远,却发展不起来。

        家乡主要产业就是农业,所以穷。

        如果以后有能力,还是想帮发展下家乡,同时也能帮助下未来岳父。

        岳父不是本地人,老家在桂城,岳母却是当地人。岳父和岳母毕业后在初中当一名教师,后来转到镇委工作,前几年被提任副镇长,负责三农工作。

        但是,一个镇几个副镇长,上面还有一个办公室主任,三个副书记或一个镇长,最高的书记。

        也是因为有个工业园区,归属绿城管辖,一个镇才有这么多领导,一般城镇领导班子就四五人而已。

        岳父没有业绩和背景,想上爬太难了。

        到了2020年,期间业绩不突出,还是坐稳老位置,那一年也退下来了。

        过年回来和岳父喝酒时,沐阳谈到家乡发展,每年回来变化真小,岳父说太难了,上面有想法,但本地无资源,无产业链,吸引不了外来企业投资。

        沐阳有心无力,只有感慨。

        那时候他还幻想,如果他有上千亿资产,随便指甲间漏点无关紧要的产业到家乡,都能支撑起家乡经济发展,而岳父位置也能上挪一挪。

        目前为说,沐阳还没有能力改变,未来却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