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2008:我阅读能赚钱沐阳在线阅读 - 第3章 那年那些事儿

第3章 那年那些事儿

        沐阳看着眼前熟悉的胖子,165的身高,却有165斤,笑起来像个弥勒佛。

        这胖子叫王海,是他的舍友,在大学时关系还不错,玩得来。

        不过,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联系就少了,也再没见过面。

        他和几个舍友关系不好不坏,能玩在一块儿的就一两个。

        其它室友,哪怕同住一个宿舍,一天恐怕也聊不上两句话,各忙各的。

        “胖子,什么事发了?

        说清楚点!”

        沐阳不慌不急,拍了胖子的肩膀,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上节课你被老师点名了,刚好辅导员来查岗,一个大班,唯独你不在,你说倒霉不倒霉。

        辅导员说让班长通知你去他办公室一趟,你说,会不会被扣学分,被叫家长?”

        沐阳呵呵一声,被逗笑了:“尼妹的死胖子,大惊小怪的叫我速来,就这破事呀!

        至于叫家长,你脑子秀了吧,咱是大学生,成年人了。”

        看胖子还不信,拍拍他肩膀说,

        “放心吧,最多平时分数被代课老师扣,只要不挂课,不会被扣学分的。”

        这也不怪胖子,大一新生哪里懂这些道道,被辅导员吓唬一下就怂了。

        在辅导员的眼里,大一新生就是乖孩子,一般不敢忤逆他的,他们也喜欢高高在上的感觉。

        趁他们大一,再不耍点辅导员的威风,等学生到了大三,这些学生哪里会理踩他,那时候只能对逃课的学生睁只眼闭只眼。

        当然,有些大学辅导员也不错,跟保姆一样,什么都得关心学生一下,工资还不高。

        凄凉!

        辅导员不怕学生打架逃课,最怕出人命。

        只要学生不死,辅导员就能拿稳铁饭碗。

        看着沐阳不当一回事,胖子也不再提了,两人聊了几句,就回座位,准备上第二节课。

        沐阳也不想多聊,坐下来后,铃声还没响,他就埋头看书了。

        大学上学期高数主要学微积分,下学期学线性代数和概率学。

        函数的基本理念他都看了几遍了,就是刷经验。

        前期自学增长经验比系统经验增长速度并不少,他打算把系统经验存下来,用在难学的课程上。

        实在看不懂了,再用系统经验。

        那种对难题突然恍然大悟的感觉,很爽。

        王海听了一会课,实在是憋着慌,向坐在旁边的沐阳低声说话。感觉高中都累了三年了,好不容易上大学,以为能潇洒下,结果还是得呆在教室里老实听课,还好,自由了许多。

        “沐阳,你说咱们一个大班,五班和咱六班一共一百二十人,女生才12个,这男女比例快达到10:1了,都不够分,我都后悔报机械工程了。”

        “哎,十二个女的,只有两三个长相不错,不知道以后被哪头猪拱上。”

        王海唧唧歪歪了一会,见沐阳还在低头看书,也不听老师讲,更不理他,只好双手撑着下巴,眼神盯着坐在二排的几个女生,偶尔瞅一瞅阶梯教室讲台上的老师,反正别人也不知道他在看啥。

        不知不觉,第二节课很快结束。

        沐阳奋斗了一节课,高数竟然涨了45点经验,这可不是系统经验。

        系统经验只是加了25点,相当于金钱奖励25元。

        这会班长过来,通知沐阳去找下辅导员。

        下午还有两节课,不过要换教室了。

        大学没有固定的教室,上完一门课,就换地图继续战斗。

        第二节课后有15分钟休息时间,沐阳本来不想去辅导员那,不就是逃课么,多大屁事。

        但想想还是去一趟好些,和辅导员打好关系,以后会用得到,他已经决定经常逃课。

        代课老师职称有的是正教授或副教授,再次也是讲师,对学生来说,权利都很大。

        辅导员当然没权指挥代课老师,但和代课老师说学生一两句坏话还是行的。

        在他们大学,每门课的总成绩,平时表现分数大多占总成绩的30%,有些课程会占到40%,甚至50%。

        打多少分都是看代课老师意愿,要是代课老师看学生不爽,平时分数打极低,光靠笔试卷面分,多半会挂课。

        沐阳上课在思学楼一楼,机电院辅导员在思学楼二楼办公。

        他的辅导员叫秦健,本校本科毕业工作已经有几年,他也是遇上好时候了,恰好前几年本科毕业就能当辅导员。

        他们学校综合实力在全省排名第二,第一名就是江浙大学。

        如今想当本校辅导员,那得研究生学历,而且毕业学校太差也不行。

        当然,不同学校情况不一样,看学校档次,有些学校允许学生在读研期间兼职辅导员!

        秦健与学生的关系相当一般,喜欢穿西装衬衣,装深沉,人又腹黑。

        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查寝,故学生私下都叫他“衣冠禽兽”!

        大一新生不太清楚秦健这个人,大二、大三的学长们大部分都讨厌他,私下里都叫他“禽兽”,一查寝室,宿舍楼道里有人会喊“禽兽来了”、“健人来了”。

        但还别说,能当辅导员的,身高长相都不会差,学校挑人还是很讲究面相的,总不能找一些面相丑的恶心学生吧。

        所以,打算以后当老师的学生,长相还是很重要的,外貌也是一种资本。

        沐阳把书收进背包,让胖子帮带,他再来到辅导员办公室211室。

        门半掩,透过门缝,看到放置四个办公桌的办公室,里面只有一个人,坐姿端正,微低头,时不时地扭动脖子,松下白衬衣衣领。

        沐阳在门外偷看一会,都感觉好笑,这秦健把衣领最上扣子扣了,系得那么紧,勒脖子,不难受才怪。

        沐阳对秦健谈不上喜欢,也不讨厌,毕竟他也是为了管理好学生,只是不爱他那种喜欢打官腔的调调。

        看到秦健正打算解开勒紧的纽扣,沐阳敲了两下门。

        屋里听到敲门声的秦健抬起头,往门口看了一眼,看清来人,准备解开扣子的动作放下来,喊了声“请进”。

        “辅导员,你好,听说你找我?”

        沐阳一进门,也不紧张,说到底心理年龄比秦健还大几岁,以前为公司采购设备时,和客户商业谈判也有几年经验,怎么能怂。

        “嗯,沐阳,感觉大学生活怎么样?”

        看到沐阳表情这么自然,秦健原本想批评他,语气转变,没有直入话题。

        沐阳回道:“大学生活挺好的,很早就向往了。”

        “嗯,大学这条路,严进宽出,既然进来了,就要好好走。”

        秦健依然面无表情,语气郑重:“迈入大学后,你会发现大学生活与高中生活存在很大差别。

        你们要学会独立生活,在高中时目标明确,抓得紧,但到了大学,没有奋斗目标,一松下来就会迷茫了,这可是不行的......

        人生这条路很长,未来如星辰大海般璀璨,不必踟蹰于过去的半亩方塘......”

        沐阳站在他桌子面前,不想多解释,只想尽快离开,回去刷经验不香么,本想听他唠叨两三分钟就行了,所以不想多说话。

        只是,秦健进入教育模式,说起官话来,滔滔不绝,再看沐阳静静站着,以为他听进去了,噼里啪啦个不停,一直说了几分钟。

        沐阳感觉再听一会,耳朵都要长茧了。

        “辅导员,我们一会还有课哦。”沐阳不得不提醒。

        “咳,咳!”

        秦健看了下表,看还有八九分钟,不急说道,“你第一节课去哪里了?怎么没来上课?”

        “哦,你说这事呀,我路上碰到姚安然辅导员,帮她搬下资料,然后多聊了一会,我还说你是我的辅导员,人很健谈,非常关心学生学习和生活,工作兢兢业业,很有才华。”

        沐阳来教室之前,在楼道的确碰到了姚安然,看到她资料丢了,帮捡了下,但却没有细聊。

        至于姚安然提到秦健的事,那更没有,只是忽悠他而已,知道秦健此时正在紧锣密鼓地追求姚安然。

        姚安然是去年普通二本毕业,身高只有150,但长得极好看的娃娃脸。

        她父亲是市领导,沐阳不太清楚具体位置,否则,以她普通二本,还做不了他们学校的辅导员。

        除了姚安然不错的长相外,秦健主要看上了她的背景,只是追求了大半年,人家对他不冷不热,只是把他当成普通同事。

        但秦健也没放弃,脸皮厚,像个癞蛤蟆追着。

        后来,沐阳大三时,姚安然调到他们专业当大一新生辅导员,和秦健同一个办公室。

        如此,秦健才近水楼台,日久生情呀。

        到沐阳大四时,两人关系进一步,正式谈恋爱,半年后就结婚了。

        沐阳毕业五年后,秦健竟然当上了系教务处主任,说没有姚安然父亲的关照不太可能,当然,秦健本人也有一定的能力。

        但说实在的,秦健可比他们班上大多数人混得好,不得不佩服人家的厚脸皮。

        毕业后,群里同学聊到这些事,沐阳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要不然,他哪里有闲情逸致去打听这些八卦。

        “哈哈,是嘛,你这小子不错,行了,去上课吧,有空再过来聊一聊。”秦健脸色转变,眉开眼笑,也不细问这大一新生怎么懂这么多。

        “好的,辅导员,那我先走了。”

        沐阳离开办公室,走的时候心想着,如此也好。

        在没有表现出绝对的实力之前,还是要主动与人交好,不可小看任何人,况且,以后有事向他请假就容易多了。

        回到教室,继续埋头看书奋斗。

        两节课90分钟,再加上课间十分钟,沐阳刷了70块钱。

        放学后来到食堂,花钱点了一小份凉拌五香牛肉,一小份回锅肉,花了二十几块钱,可把和他一起吃饭的胖子惊讶了。

        “沐阳,看你平时都很省钱,今天这么舍得花钱吃顿好的,有好事?”

        “看书累了,吃好点。”

        “那你也用不着,边吃饭边看高数吧,这么拼,你打算考研嘛?这才开学呢,想那么远?”

        “胖子呀,学习的快乐你不懂!”沐阳没多解释,边嚼饭边看书,只想尽快升级,对时间利用到了极致。

        “不懂,我现在只想玩征途游戏,一会去网吧不?”

        “你玩征途?”

        “对呀,暑假开始玩的,现在79级了,一套三星半装备,五星武器,晚上有国战,可激情了。”

        他们宿舍只有李明有台笔计本电脑,其它人都没有电脑。

        这个时候电脑并不贵,花两三千块钱也能买一台低配置组装电脑,勉强能玩魔兽世界。

        校外的二手电脑,只卖一千几百块一台,显示器是老式的17寸纯平,都是网吧淘汰下来的,依然受穷学生青睐。

        沐阳记得,前世他到大三才凑得起钱买电脑,也是二手电脑。

        宿舍也能拉网,网速肯定比网吧差,喜欢玩网络游戏的学生更喜欢在网吧上网,网费也不贵,只要两块一小时,便宜的,打折下来一小时只要一块五,要是玩通宵,只要七八块。

        沐阳放下书,感觉脑子有些疲劳,今天看书精神太集中,有些吃不消,思索了下,说,“那行,不过,玩游戏就算了,我上网看新闻。”

        08年的大事,除了金融危机和国内那四万亿经济刺激,他已经记不起多少了。

        如今想查看一些大公司的股价,以及这两年都发生了什么大事,也许能唤起他未来一两年的一些回忆,说不定能找到快速赚钱的商机。

        实际上,刚才胖子说征途时,他被勾起一段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