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中文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二百九十一章 泽法骂龙

二百九十一章 泽法骂龙

        望着孩子们打闹的模样,高文好笑的对她们摆了摆手。

        “游泳池的水好喝么?”

        话音落下,高文小步挪蹭着来到泳池旁边,扑通一声跳了进去。

        大概七八秒钟之后,白星将好似石头一样沉在水底,但还保持着闭气模式的高文,捞起放到了自己身上。

        白星仰躺在泳池里,轻轻摆动着自己的尾巴,让自己在湖泊般的海水中缓缓游动。

        高文则躺在白星饱满的两处山峦中间,虚弱的对目瞪口呆的革命军一行人摆了摆手。

        “多拉格,还有尹万科夫,架已经打完了,接下来就好好的玩一玩吧。

        估计,你们平常很少会有放松的时候,毕竟你们这群人的身份,被任何一个海军看到都是麻烦。

        不过,你们现在乘坐的船,叫做玄鸟号!

        所以,尽可能的放松一下吧,因为就算是五老星追着你们杀到这里,你们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话音落下,高文悠哉的躺好,安逸地位享受起白星的柔软来。

        白星这丫头啊,虽然身材高达了一点点,但她身娇体弱,标准的大萝莉呢。

        同时,一旁还有拎着乌塔的薇薇给高文送来了饮品。

        拿起饮料,高文美美的品味一口,巴适得很!

        他现在的心情真的不错。

        为什么,因为他刚刚和多拉格小小的碰撞了一下!

        来到海贼王的世界,已经有七个多月了。

        这七个月的时间,依靠肉球果实的快速恢复,重力果实的透支性训练,和自己响雷果实的雷电锻体。

        别看高文仅仅训练了七个月,实际上,他训练一天的效果,堪比其他人训练半月有余!

        虽然先天不足,但仅仅七个月而已。

        现在的他,已经能和多拉格纠缠上十几分钟了!

        要知道,怪物级这个实力阶段,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将皇级。

        这个级别的家伙打其他人,大概率都是秒杀!

        只有最优秀的皇副,才有资格和将皇级的家伙们纠缠一阵。

        而现在,高文恰恰达到了这个阶段!

        高文自己预估,如果自己是个海贼,那他此时的悬赏金,应该在十三到十八亿之间。

        这个数字,已经超越这片大海绝大多数的家伙了!

        仅仅七个月就达到了如今的程度,高文凭什么不兴奋?

        喝着美酒,晒着太阳,高文此时心旷神怡,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一旁,被海水泡到虚弱无力的乌塔,被薇薇放在了高文的旁边。

        这孩子抿着嘴,郁闷的翻了个白眼儿。

        “薇薇,你这是作弊!”

        “乌塔,你的恶魔果实可不是我给你喂下去的,我才没有作弊。”

        薇薇回应一声,接着敲了敲乌塔的头。

        “在这里陪大人聊会天,我再去给你们准备点零食和饮料。

        话说,大人,今天难得这么开心我们能喝点酒么?”

        说话间薇薇期待的看向高文,只见高文思略片刻,竖起了一根手指。

        “利口的鸡尾酒,一杯,不能再多了。”

        “哇哦!

        !”×3

        一时间,三小只全都露出了兴奋的表情,就连乌塔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海上的儿女,就算是女孩子,也不可能不喝酒啊!

        虽然她们不会觉得高文管的太严,也愿意服从高文的命令,保持戒酒状态。

        但有些东西越是去戒,就越是让人想的厉害啊……。

        于是不久之后,白星继续仰躺在游泳池里,高文,乌塔和薇薇则躺在她的小肚皮上。

        只见白星举起自己的酒杯。

        “干杯,大人~~~!”

        “干杯~。”

        这三个孩子们第一次一起陪高文喝了杯酒,于是,船上顿时充满了这几个小家伙的欢声笑语。

        而正当高文和三小玩耍的时候,甲板上的革命军们早已陷入了懵逼状态。

        尹万科夫甚至连搔首弄姿的心情都没有了。

        只见他拿手指向高文,难以置信的朝大熊的方向问到。

        “大熊熊……。

        你们船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么?!

        ”

        “呃……的确……。”

        大熊有点不好意思,高文大人随着个人实力的增强,他本人也变得愈发洒脱和随性起来了。

        当然,大人对于目标的急迫感一直都在,他做事也始终保持着干脆利落的风格,和谨慎小心的态度。

        但可能是大人掌握了实力,没有了往常那种对于自身安全的担心。

        于是,大人的心态变得轻松了许多。

        总之。

        只见大熊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大人他的性格很随和的,尹万科夫。

        关于这一点,你们稍微了解一下就知道了。

        大人这可不是专门表现出来给你们看的,我们在船上的时候,他一直都是这样随便。

        我们之间,与其说是领袖与部下,不如说是家人。

        只不过在我们的家庭当中,大人这个年轻人反倒扮演着家长的角色罢了。”

        话音落下,大熊对尹万科夫等人招了招手。

        “不说这些了,让大人带着孩子们好好玩一会儿吧。

        大人平常的训练非常辛苦,今天也就是你们来了,他才能有一点偷闲的时间。

        所以,让我来接待你们吧,正巧咱们也是老朋友了。

        来来来,跟我到休息区去。

        对了,你们喜欢打球么,排球足球篮球乒乓球之类的,什么都行。”

        “哎嗨?!

        ”

        尹万科夫被大熊的变化搞得有点不会了,在过去,革命军里的那个大熊,啥时候提出过打球之类的游戏邀请?

        革命军内部的气氛虽然不错,但苦大仇深才是主要旋律。

        结果到玄鸟号上转了一圈,大熊居然变得有点乐天了……。

        一边难以置信的翻着白眼儿,尹万科夫一边带着闪电,跟上了大熊的步伐。

        两人去往休息区坐下,拎着酒水和美食聊了起来。

        至于革命军的其他人,一笑和甚平热情的招待了哈库一行,甚平甚至拉着哈库钓了十几分钟的鱼。

        之所以只钓了十几分钟,因为哈库十几分钟就上了一条三百多米的锦鲤……。

        甚平本想证明钓不到鱼是鱼人的通病,结果哈库真实的证明了,那只是甚平自己的毛病。

        于是十几分钟之后,甚平和哈库干脆到训练场去,就着那条鱼的原因,好好的练了两招。

        一旁,克尔拉这孩子并没有参与大人们的游戏,他忐忑的来到了萨博旁边,加入了萨博和艾斯的圈子。

        他们年龄相彷,在一起玩玩的确合适,于是萨博和克尔拉一对,艾斯和尹斯卡一对。

        四个人打起了双人羽毛球来。

        至于革命军的领袖多拉格。

        他背着手站在那里,沉思着看向逐渐适应,继而逐渐活跃起来的部下们。

        一时间,他居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会见高文之前,多拉格对玄鸟号的生态有过些许猜测,但任凭他怎样猜,他也想不到玄鸟号会是如此自由和欢乐的一艘船。

        抛开干部除外,就连船上的普通士兵,也很轻松的在船上走来走去。

        或忙碌,或休息,或比赛。

        这艘船就好像一艘移动的度假村一样,似乎成为了玄鸟号上每个人的尹甸园。

        一旁,注意到略微失神的多拉格,雷利和泽法对视一眼接着齐齐朝多拉格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泽法当先和多拉格打了个招呼。

        “小子,老夫有段时间没见过老卡普了,你们最近有联系么,那家伙还在东海晃悠么?”

        “的确。”

        望着没什么好脸色的泽法,多拉格轻轻点了点头。

        “老爷子岁数越大,就越喜欢回家乡看看。”

        “哼!”

        多拉格话音刚落,泽法便狠狠地吐出口气。

        “他为什么没事就回家,难道你还不理解么,小子!

        要不是你伤了他的心,你以为他有必要经常回家么!

        如果你没有建立什么革命军,而是继续肩负着海军的正义。

        那卡普难道不想待在海军总部里,和你这个儿子一起打击该死的海贼么!”

        说完,泽法不爽的转过头去,呸的吐了一口浓痰。

        当然,那口痰准确的落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一旁,看着满脸不爽的泽法,多拉格沉默下去。

        直到过去十几秒钟,多拉格才深吸了一口气,对泽法轻声说道,

        “泽法老师,非常抱歉,对我而言,海军的正义在某些方面,似乎称不上正义。

        海军的正义,不过是对稳定的一种追求,和对世界政府与五老星的一种服从。

        但我觉得,正义更应该站在大多数人身后!”

        说到这里,多拉格遥遥望向远方的大海。

        “对于生活在这片大海上的平民而言,他们背负着来自每一个人的压迫,已经太久太久了。

        在我之前,没有任何人能为他们发声,因为海贼在压迫他们,海军在压迫他们,世界政府在压迫他们,加盟国和非加盟国的贵族也在压迫他们!

        每一个人都能肆无忌惮的欺压平民,这难道不是对正义的一种嘲笑么,泽法老师?”

        多拉格轻轻的摇了摇头,接着他遗憾的继续说道。

        “所以,我想,我有必要试着建立起一个站在平民身后的,为平民发声的组织!”

        “所以你这个臭小子,就脱离了海军,搞出了你所谓的革命军!

        !”

        泽法不满的对多拉格吼道。

        “你这家伙,当初可是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的同期。

        你比库赞更强,也比库赞更加成熟,你本应该肩负起卡普的期待,成为鸽派的扛鼎人物,为海军和大海带来更多改变!

        但你呢,哼,你自私的抛弃了你的责任,舍弃了我对你的教导,游荡在大海上,成为了世界第一等的罪犯!

        你知道么,卡普本来应该把他的孙子送到海军里,就像当初培养你那样从小培养!

        但他不敢,因为海军的教导已经让他的儿子走上了歧途,他不想让孙子和儿子走同样的路!

        !

        你让很多人失望了,多拉格!

        !”

        “但我并没有让自己失望,我更没有让我拯救的平民失望,我……。”

        “你拯救个屁,多拉格!

        !”

        多拉格正想辩解两句,谁知泽法狠狠地打断了他。

        只见泽法抬起手,用自己那漆黑的手指,一下一下的重重点着多拉格的胸口。

        “你拯救了谁,告诉我,你拯救了几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还是成千上万人?

        你拯救他们的方式,就是带着他们用所谓革命的幌子,不断的掀起暴动,来冲击各大加盟国的统治地位!

        你让多少国家发生了叛变,但你回头再看,又有哪个国家的平民通过你口中的革命,获得了远比以往更好的生活?

        是,他们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你们革命军所追捧的平等和自由。

        但实际上,他们的生活……不,是生存!

        他们的生存成本因为被你们打破了国家环境的原因,变得远比过去还高出了无数倍!

        就因为你,海军的精力被各种叛乱牵扯了许多,以至于当代海军大将,居然无法像我们老一辈似的,保持对海贼的有力压制!

        就因为你的背叛,卡普和他的鸽派势力险些一蹶不振。

        哪怕他最终找到了值得他寄托的库赞,但你要知道,库赞比你,比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全都小上十几岁!

        当他继承卡普扛起鸽派大旗的时候,原本如日中天的鸽派势力,已经被鹰派和中立派瓜分的差不多了!

        !

        你想改变这片大海,你想为人民带去福音,你想的很多,这种想法明明可以用更多更合适的方法去实现!

        就像祗园和加计在担任大将候补之前,全都在卡普的命令下,出任过东海支部长官一样。

        如果你能用大将的身份,彻底继承并发扬卡普一系的力量,那你和你拥护者占据的支部,那些支部的辐射范围里,平民们难道不会过得更好么!

        卡普他当年,都能为平民去暴揍制定暴政的加盟国国王,为什么你不学他。

        明明实现你理想的方式就在你手边,为什么你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一种!”

        “因为只有那样,才有可能一劳永逸的解决一切!”

        多拉格重重的回应了泽法的话,只见他冷着脸,狠狠说道。

        “泽法老师,你说得对,若是我还待在海军那库赞没可能成为大将。

        我与波鲁萨利诺和萨卡斯基同为你第一届的学生,我的风暴果实,本就与闪闪和岩浆一样,是最顶级的自然系果实。

        若是我还在海军,那库赞就算再优秀,也只能成为大将候补!

        担任大将的我,的确可以依靠卡普之子的身份和我自己的实力,将鸽派势力继续扩大。

        那样的我和我的手下,也的确可以庇护我们所在的各大海军支部,以及那些支部辐射的一众国家。

        但是,那样的做法就算在合适,也仍旧只是饮鸩止渴!

        只要有世界政府和天龙人存在一天,那我就算在海军里做的再好,也会被五老星的一纸条令打回最初!

        !

        要想解决这件事,就只有解决世界政府这一条路可以走!

        至于成为大将……。

        大将也好,元帅也罢,不都只是天龙人的狗么!

        这可是你当年教导我们的时候,对我们是亲口说过的话!

        泽法老师,难道你忘记了么?”

        话音落下,多拉格严肃的看向泽法,面对多拉格的眼神,泽法轻轻的摇了摇头。

        只见他遗憾的说道。

        “所以,多拉格,你真正的理想,不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站在平民身后,让平民获得什么自由与平等。

        你所求的,更不是让他们生活的更好这种圣人一般的想法。

        你要做的,就只是推翻世界政府罢了,那才是你唯一的目的!

        至于推翻世界政府的过程里,无论谁牺牲了,谁又需要奉献什么。

        你根本就不在乎那些,就像你不在乎大熊潜伏到贝加庞克身边一样!”